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霹雳同人】(书素/书梦/书瞉)尺素

(给ee的生日文
指定cp:书素
风格:日常温馨向
关键词:遭小偷

短文一篇,敬请笑纳。)





尺素



1

一身素白的青年倚坐在案前,单手支颐。
他的手指轻轻拂过案上素色的信笺,慢慢将纸上的折痕展平。

白驹过隙,人生筱忽。
绿树阴浓,帘动风起。

他的心情似是极好的,原本常挂嘴角的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此刻更是深切。
想来应是那封信笺的缘故。

非马梦衢仿若与主人灵气相通,此刻院内微风轻起,吹散了夏日的暑热与时局的阴霾,好似连案上摆放那盆栽水仙都更葱郁了几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屈世途想着。
他好像看到房门口那个闪闪发亮的青花瓷马屁股上的大尾巴动了一下……
真是太可怕了!
他摇了摇头自我安慰道,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青年笑盈盈地将信看过,又沿着原本的纹路仔细折起来。慢悠悠地为自己斟了杯茶,眯着眼睛品完,复又将素笺慢慢展开,往往复复将那薄纸折腾了数次。

“我说……”
屈世途觉得自己站在旁边看了一下午实在是有点蠢:
“武林出那么多大事,你窝在桌前是在做什么?”

“这嘛……”
青年总算站了起来,执起羽扇笑道:
“正因多事之秋,吾更要一心念佛,向天祈求生机啊~”


2

他将手中的信纸叠起来,整整齐齐地放入紫檀木盒里。
从琉璃仙境,到推松岩,到非马梦衢。
他带着这个盒子换过多少地方了呢?


3

关于非马梦衢内几乎每日都会上演的固定戏码,日子久了,屈世途也就见怪不怪了。
想来在某人出关前,这种日子定然是不会结束。

虽然,不论是化作金龙飞来的那封,还是化成莲花飞出去那封,每次都是金光大作闪瞎人眼。

“啧,少年人啊……”
他边看边摇头,考虑着下半句该说“谁家少年足风流”还是“花月春风人如……”

“屈先生?”

“……嗯?啊???”思绪被打断的人猛一回神,意识到自己被喊作什么后,很干脆地脚下一磕,险险就要脸着地。

“哎哟!”
一双看似瘦弱却有力的手臂将他一把捞起,那双手的主人笑道:
“三余只是想同先生说话,先生何必行此大礼呢?三余可是消受不起啊。”

“别!被你这么叫我可是会折寿!”
屈世途站稳后拍了拍衣服,问道:
“你难得不盯着你的宝贝信纸发呆,是想同我说什么?”

“好友,你想不想知道这信里写了些什么?”

“停!不想!没兴趣!拿走!”说完一跳三步远。

“哎,真是可惜……好友你居然伤吾之心……”
青年眨了眨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骗鬼哦!你这样子去对付那个人才有效啦!
“我老人家是怕看了长针眼!”

“好友你真是缺乏幽默感……”

“你再拿我寻开心我就……就把你的宝贝全部丢掉!”

“哈……”


4

“屈先生,为什么鱻生心情这么好?”

“哼,少年人哦……你们不懂……”

“我们也是少年了,为什么不懂呢?”

“这……这是大人的事,少儿不宜。”

“屈先生,你刚才不是说这是少年人的事吗?”

“哎哟我头晕……”


5

青年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非马梦衢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被他翻了个底朝天。

屈世途边看边想,你怎么就不干脆把那个碍眼的马屁股给敲碎呢?

“好友……”
青年认真看着他,神情哀婉凄怨泫然欲泣:
“你……你不会真把吾的信给扔了吧?”

“老屈我哪敢!又不是没听过天龙吼……”

“哎……”青年轻叹一声,幽幽转身走回房内。

“……这……真的找不到?”
又有谁能在这非马梦衢内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东西呢?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看来……吾此生之劲敌出现了。”



6

罗浮丹境,九鼎回环太极台。
炼丹境中,九鼎大炉青烟袅袅,清风徐徐,淡淡药香弥漫。
身着玄色道袍的男子抱元守一,闭目盘坐,几近入定……

几近……
是的,就差那么一点……

如果不是他面前那本巨大的圣魔元史咚咚地撞击地面差点让他从打坐的石台上掉下来,又不断扬起漫天尘土污染空气的话……

鷇音子无奈地睁开眼:
“元史,你想要的东西吾已交你,还要如何?”

只见圣魔元史之前洒落了一地信笺,信笺之上竟是页页空白。

“没有特殊记号,没有密语,也没有特制的墨汁,这些信件本就是空白无字,你要吾如何为你破解?”
他拿起身边的拂尘挥了挥,驱散了一点身前碍眼的灰尘。

白纸终究只是白纸,即便是从无梦生那里取来的也发挥不了价值。
元史不甘又无奈地恢复平静,慢慢于地底。

冷眼注视眼前一切,绣着点点白梅的衣袖一扬,一地白纸整齐的飞到鷇音子手中:
“元史啊元史,上善若水,大爱无言。本有今无,本无今有,一切欲出之言尽在不言之中。人世的百态千情,又岂是你能妄测?“


尾声

“你输我的代价,就是将圣魔元史交我。”

“需求一向随着局势改变而改变,不用这么快就说出你的需求,何不详细想清楚再回答我。”鷇音子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人乍变的黑发,突然一计上心,说道:
“比如……你或许有机会要回前辈给你的那些……”

“你!”黑发的无梦生愤然转身道:
“果然是你偷的!没想到你竟会做如此苟且之事!”

“哈,你便是吾,吾也是你。吾带走自己的东西是理所当然,何来苟且之说呢?想要东西,各凭本事吧。”

“哼,你去将圣魔元史和那些书信准备好吧。”
言罢转身要走,却听道身后之人调侃道:
“去将你的头发染一染,不要让前辈认不出你了。”

“感谢提醒,你这外貌没好到哪去。”

…………


--完—

后记:

关于“遭小偷”……其实第一个想到的倒不是情书而是…………咳……(太丧失了,还是不说了)。
情书的话,记得《随园诗话》曾载:有一个叫郭晖的年轻人,从远方给娇妻寄来一封家书,书中只有一张素笺 ,并无一字。颇富才情的妻子一看,便知丈夫之意,不禁嫣然一笑,取笔在素笺上写道:“碧纱窗前启缄封,尺纸从头彻尾空。应是仙郎怀别恨,忆人全在不言中。”郭晖以白纸遥寄离愁别恨,而其妻的诗句又恰到好处地点出了丈夫的心里话,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

空白情书正好戳中我萌点,其实书素两人的感情都比较内敛,要写什么肉麻的情话大概也不可能,还是一片空白比较有想象空间呀~~



评论(4)

热度(10)

  1. 雪雷鹰gzyx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