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霹雳同人】(书素/书九/书梦/书瞉)咖啡馆

(灵感来源于网络流传的“咖啡馆三十题”)



1、

    那个人进门的时候,他正专心地擦拭一个刚洗好的咖啡杯。

    悠闲的周末下午,这间小小的咖啡馆内客人并不多。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门窗照射进来,使得室内不用额外开灯也十分明亮。
    那个人推开门,一股混合着室外阳光与植物特有气息的微风被带了进来,冲淡了一些咖啡馆里的咖啡香气。

    他抬头看到门口那挺拔的身影,突然有些心跳加速。
    那个人从门口走向角落里靠窗的双人座位坐了下来,对座却是空空如也。

    今天只有一个人?
    他想着,嘴角露出了一丝自己难以察觉的笑意。

    他放下手中的杯子,快步走了过去,用惯有的职业性微笑问道:
    “先生,请问您要喝点什么?”

    那人从公文包中拿出一本皮质封面厚重的书,又摸出一个檀木的小盒子放在桌上,说道:
    “和以前一样。”

    “只要一杯蓝山是么……”

    “和以前一样,两杯——还有一杯拿铁。”

    “可是……”他犹豫起来,往日这时,对面的座位上总有他带来的同伴。而今天却……
     “是否需要等您朋友来了再点?”

    “不用。”
    那人说着,一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他浑身触电似地震了一下。
    “是否还记得我第一次来这里时,问你的那个问题?”
    


2、

    那个人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也是一个闲适的周末。
    不过是坐在轮椅上,被人推进来的。

    那时他正在饮岁的指导下,用店里的古董手动磨豆机研磨咖啡豆。在这个电动磨豆机普及的时代里,这家咖啡馆居然还坚持全手工研磨,不得不算是一个特色之处。
    只是……
    他一边揉着酸软的手臂一边在内心腹诽:这明明就是压榨员工廉价劳动力!

    忽然之间,他内心涌出一股躁动,无意识地转头看向门口,却正好与轮椅上的那人四目相对——

    “这里我来,你去招待客人吧。”
    他向同事点了点头,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推着轮椅的是一位活泼的银发少年,脸上洋溢的笑容就像此刻门外的阳光一般明媚。少年小心翼翼地将轮椅推过门口的最后一级台阶,喘了口气,因额头有些薄汗而面色微红。
    他知道,因为门口一共有十多级台阶,在没有帮手的情况下将轮椅推上来确实有费力。
    少年关上身后的玻璃门,有些累极似的弯下身,将头搁在那人的肩窝上,贴着耳朵细细说了几句。那人原本有些严肃的面孔顿时化出了一点暖意,伸手揉了揉肩窝上的银发,无奈又宠溺。

    他看着这个情境,没来由的内心一酸,上前说道:
    “两位客人请往里面吧,门外还有其他客人要进来。“

    看到那人的目光从少年身上重新转向自己,他内心忽有一丝窃喜,又为这丝窃喜生出一股不知所措的慌乱,急忙转身道:“两位请跟我来吧。”

    “嗯,天踦,向前走吧。”

    咖啡馆的空间虽然不大,但是因格局巧妙,每桌都自成一方小天地。客人三三两两落座闲谈,也不会彼此打扰,更何况这种地方本就多有成双成对的……

    “就在这吧。”
    路过墙角一个靠窗的双人桌时,那人说道。

    他停下了脚步。

    阳光透过窗外的树荫,在雪白的桌布上印下斑驳的光影。桌上摆放着一个装饰用的手动磨豆机,正中央的白瓷瓶里插了一朵鲜红的玫瑰。

    少年将人移动到皮质的靠背沙发上时,原本盖在双腿上的薄毯却滑落了下来。
    “哎呀!”少年惊呼一声,却不得空处理

    他弯下腰将薄毯捡起来,那人伸手接过,向他点了点头。

    “哎?前辈,你怎么自己捡起来了?”

    “天踦,过去坐下吧。”

    少年也不再多问,眨了眨眼睛,从他面前直直穿过,坐在了那人对面,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笔记本电脑开始调试。

     “请问两位要喝点什么?”
    他将手中的菜单递了过去,那人却不接,只是定定地看着他,问道:
    “你还好么?”

    “啊?”
    他有些不解,那人却以极快的速度握住他的手腕——
    “你最近过得可好?”

    他全身一僵,方才酸痛不堪的手臂生出一股难忍的刺痛,不由得蹙眉轻哼一声。
    那人却皱了眉,手指在他手腕的穴位上按压起来。原本的酸麻刺痛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难言的舒适感。
    他低下头,看到那人英挺的鼻尖与额间鲜红的朱砂,面孔淡漠严肃而动作偏又力道温柔,内心莫名悸动。
    “谢谢……但,这位先生,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

    “是么……那,一杯蓝山。”
    回答中没有给出解释,手中动作却没有停滞。
    只是……他想,对于第一次见面的客人,这种行为算是正常么?更何况,他不是一个人来……
    “那您朋友呢?”

    “你喜欢什么?”

    “哎?”

    那人问道,带了一点揶揄:“你自己做的咖啡,最喜欢什么?”

    “……拿铁吧。”他有些认真地思索了几秒答道。而喜欢的原因,大概只是因为自己喜欢在拿铁上拉出各种有趣的图案。

    “那就要这个。”

    “不问问您朋友?”

    “哈……”那人笑了一下,转头问道:“天踦,你喜欢拿铁么?”

    “喜欢~”少年从笔记本的屏幕后探出脑袋,笑眯眯地说道:“要有桃心~!”

    “你看……”
    没等那人说完,他猛地从那人手中抽出了手腕,转身走回吧台。

    “前辈,你刚才在和谁……”
    身后隐隐传来少年与那人的低语,而他自己却不明白自己为何内心隐隐作痛。

3、

    “……抱歉,我不记得你问的是什么。”
    他不动声色地挣了挣手腕上的桎梏,那人却没有松手,只是问:
    “你最近过得可好?”

    “……如你所见。”日复一日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在某几个周末的下午会有些许期盼。

    “你说你喜欢拿铁,那么……”那人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说道:
    “一会坐在那里,那杯拿铁是给你的。”

    “……第四个。”
    他愤愤地将手甩开,言语之间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什么第四个?”

    “客人,您身边的伴侣已经换了三个,我是第四个么?”

    “你是这么想的?嗯,听起来我很花心。”那人却笑了笑,对这个指控不置可否。

    “难道不是?”

4、

    第二次见面时,那人已经不用轮椅了,步伐稳健又利落。直立的身形高大挺拔,犹如巍峨的山峰一般不可动摇。相比之下,那怀中搂着的白色身影更显柔弱。

    他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个身穿白色风衣的年轻人,容貌与上次的银发少年十分相似,身材却高了不少。年龄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脸色苍白而带病容,与上回的少年相比果然不是同一个人。

    “您朋友状态不是很好,需要帮您找医生么?”他问。

    “不必。”说着,怀中的人忽然双眼一闭就要一头栽倒,那人干脆双手一捞将人打横抱起,大步向前走去。

    到了上次的座位,才让手中的人坐下靠在自己肩上。

    幸好这沙发还算宽大,否则……
    他想着,心中却有一股难言的酸味,一句他自己也摸不着头脑的话却出口了:
    “您和您朋友的感情真好。”

    “嗯。”那人伸手探了探怀中人的脉搏,才又补充道:“三余,是伴侣。”

    他愣了一下,这个答案在他意料之中,但……又有些不甘地问:“上次那位……”

    “天踦,也是伴侣。”那人的回答沉稳而坚定,不带任何隐瞒。

    “您还真是……”太过直接的回答让他有些哑口无言,忽而又惊觉自己竟是在窥探别人的隐私,有些难堪地别开了视线。

    “哎,前辈,我又睡着了?”名唤三余的年轻人睁开了眼睛,在那人的肩头蹭了蹭,慢慢站了起来。

    “嗯,去对面坐吧。”

    白色的人影从他面前直直穿过,坐在了那人对面。

    “一杯蓝山,一杯拿铁。”那人说道。

    他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角落。




    又见面时,角落里的坐了三个人。

    原本,只是三余和一位面色阴郁的青年一前一后进门,径自走到这个位置坐了下来。三余的气色与上次相比似乎好了不少,只是脚步依旧有些虚浮。那位青年倒是十分健康,面容与三余有不少相似的地方,但不苟言笑的严肃气质让他的年龄在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如果加上第一次见到的银发少年,这三人站在一起仿佛就是三兄弟。

    两人坐在桌面低声交谈着,气氛沉闷。那青年本就是沉着脸,三余又一改之前的温文,对着青年厉声厉色。
    他站在旁边,偶尔听到一两声“……回去”“……不信任……”“奉陪到底”的字句,颇有些无奈。提醒了几次是否需要点些东西,那两人都像没看到他一般。

    这大概就是后院起火?
    他想着,有些想笑,但是继而又想起来,自己似乎没有笑的资格……
    那个人……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自己为什么要替他担心这些?

    突然,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说道: “一杯蓝山,一杯拿铁。” 

    他一转身,果然是那个人。
    那人金棕色的外套上落了些灰,手上提着一个行李箱,显得有些风尘仆仆。但是即便如此,脸上却丝毫不显疲态,面对眼前某两人的低压气氛依然精神奕奕面不改色。

    “那位……也是你的伴侣?”他有些忐忑地问道。

    “嗯,鷇音。”

    他脸上一僵:“您的喜好还真是……”
    从小到大,从少年到青年,还都长着一张相似的脸,这可真是,真是……
    他突然顿住,仿佛有什么东西憋在胸口,却说不出来。

    “一如既往,不是么?”那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走向桌前。

    他看着那人自然而然地坐在两人中间,脱口问:“……一杯拿铁够么?”

    那人抬头看了他一眼,说:“照旧。”


5

    “天踦、三余、鷇音,和你,对我而言,都一样。”

    “我不明白……”他背过身去,觉得自己的表情似乎有些抽搐。因为这种话听起来,总有一股暧昧而又讽刺的意味。

    那人似乎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来这里只在乎一件事,就是你过得好不好。”

    仿佛被什么刺进了心口,他转身郁郁地说:“可是你一直都和别人……”

    “不是别人,是你。”
    那人扶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在他背后轻抚,想让他放松下来:
    “一直都是你,那杯拿铁是你的,那个座位也是你的。现在你不愿意坐回去?”

    他一动不动,努力理解着话中的含义。现在他和那人靠得那样近,和那双眼睛靠得那样近。那双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眼睛,坚毅,信诺,厚谊……拥有这样眼睛的人,又怎会欺骗自己?
    渐渐地靠近中,他如愿在那双眼中寻到了自己的倒影他觉得自己有些着迷——可明知是自己,那张脸却不断地和脑中其他人重合……天踦……三余……鷇音……还有……

    “素还真?”

    “啊……!”

    一声呼唤,脑中被时间掩埋的千万记忆纷纷破土而出。原来自己竟是……

    记忆已在岁月流转中模糊了原点,现在陌生人般的相遇,在吾眼中看来,更显人世感情的讽刺与无聊。

    这是他刚来到Timing咖啡馆时,经理饮岁对同事绮罗生所说的话。
    他原以为只是无心之语,没想到………竟也是一语成谶……


    “对不起……”他喃喃道:“……一页书……前辈……”


6

    他站在咖啡馆的门口,看着那人的身影消逝在远处的街道之外。
    即便惘然若失,但他知道自己再也不怕遗忘些什么了。

    他用手指轻轻摩挲着那人留下的檀木盒子,而手腕上多了一串檀木佛珠。

    盒底上刻着:
    I‘ll either be in the cafe or be on the way to the café to see you.
    (我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见你的路上。)




    (以上为HE结局。可以不用继续往下看了……………………………………………………)

    如果要继续看的话……………………………………………………………………………………



7

    “啊……”
    因三余无梦生与鷇音子化体夺时之争,时劫的折磨使他全身承受裂心之痛。穿肩而过的巨大兽爪扣紧着血肉逼他向前推动日晷,而他的双膝却陷在地中无力抬起。

    痛苦的极致中,他神识恍惚,犹如入梦。梦中有异国的建筑与衣着,而自己身边的人却依旧是熟悉的面孔,包括……那个人……

    忽然,裂心之痛消失,他从那个萦绕着特殊香气的梦中惊醒。
    而手腕上,却不知何时,多了一串佛珠。

    他缓缓站起,继续向前推动巨大的日晷。

    ————有你相伴,前路无悔。



评论

热度(10)

  1. 雪雷鹰gzyx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