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思禅3

3  妄

 

那一日,云渡山上,那人很严肃。

他知道,那人大约是在生气了。

因为他。

所以他低头站在一边,不敢上前。

 

“吾说过,一页书会在云渡山等你,为何不来?”

他不敢抬头。

“吾在等你的解释。”

依旧是沉默。

 

“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

 

听到话里怒意渐涨,他犹豫一番,还是答道:

“是不可说。”

 

那人拂尘一甩,怒气张扬。

“哼,好个不可说!你与魔魁之间,究竟有些什么,是连吾都不可说的?”

 

他不可置信地看了那人一眼,甚至有些稳不住身形,却仍是低头:

 “此事素某无意欺瞒前辈,只是时机未到……”

 

“时机?是何时机?待到魔魁蜕变完全,为祸苍生?”

那人怒意更盛。

他握紧双拳,默默摇了摇头。

 

“你可知你如此作为,世人是如何看你?”

 

他点头。

如何看?

无非就是,与魔魁关系暧昧,有辱正道名节。

不过,他向来不把这些流言放在心上,也不会动念解释些什么。

 

“吾知晓你自是不会在乎,可是,你有未想过,梵天是否在乎?”

 

他一愣,万般心绪涌上心头,似有千言万语亟待出口,却偏偏句句都是不可说。

出口的,却只有挣扎万分的两字:

“前辈……”

 

“自古佛魔不两立,扶善必先灭魔。你几番力保魔胎,与魔魁纠缠不清,就不曾想过吾之感受?”

 

就是因为深知那人嫉恶如仇,定不会赞同他此次行事,才下定决心隐瞒到底。

谁知,到头来,竟是人算不如天算。

 

“前辈……魔胎之事,谓不知者无罪。况且,就算是魔魁,也未必与正道毫无转圜之地……”

能说出口的,竟只有这最不是理由的理由……

 

闻言,那人却长叹一声,道:

“你谓吾不知你是为何?可你又知,梵天是为何?”

 

他确实不知。

或者,他曾经认为他知道,而此刻不知。

或是人变,或是时过境迁,

然而,有某些东西,确实是变了。

他甚至不知他们之间究竟为何会至此。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

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一心可是一佛国,一心也可是一地狱。

众生造作妄想,以心生心,故常在地狱。

 

如今,不是人动,却是心动。

因内心有不安与妄念,才有诸多疑虑误会,此身常在佛国与地狱徘徊。

 

他犹豫挣扎,伤身痛骨,皆因以心生心。

故心心不静,念念归动,从一地狱历一地狱。

 

“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既无所见。

若菩萨心,不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你如今伤在多情,岂知菩萨有情,多情则堕。

虽布施般若波罗蜜而不如,如何度人度己度众生?“

 

他了悟,却无言。

明知伤在多情,多情则堕。

然而,他此刻,却无法自拔。

 

“佛魔不可同道,若你再与魔魁暧昧不清,休怪梵天于你不再容情。“

 

他一惊,却也了然。

他之多情因那人而起,而那人却不自知。

 

我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如此,一切妄念所造之业由他一人承担便可。

 

抬头一笑。

“素某当谨记前辈教诲。”

 

他转身,离去。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