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思禅5(上)

五  裂(上)

 (全文收录于书素同人小说本《思禅布道》中,5(下)有#你懂的#内容lof不让我发……)

那一刹那,荒龙道上黄沙四起,尘土飞扬,如同那人张狂的怒气。

他不知道,原来,他们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今日魔魁不会来,要决斗的将是吾和你!”

话音一落,强劲的掌风扑面而来,他不敢还手,匆忙闪身避开。

 

不该是这样的。

他想。

那人不该出现在这里。

他想。

 

他本该在这里,会面魔魁。

谈无欲与欧阳上智本该吃尽苦头,落荒而逃。

这人本该安然无事,毫不知情……

 

为什么?

为什么?

 

他一遍遍地问着,却不会有人回答。

 

“前辈……”

他唤了一声又一声,却唤不回那人停手。

张扬的怒气形成了巨大的压迫感,令他心惊胆战,冷汗直流。

 

目光扫过那人的面容,惊见平日里平静庄重的神情不再。

那冷冷的目光让他如坠冰窟。

为什么会有这种目光?

极度的愤怒与绝望的顶端,竟成如此冷然的烈焰。

而这些情绪,难道都是因为他而起?

这本不该……

 

思绪闪动之间,身形受滞,无可避退之下被击中胸口与腹部,顿时受创。

倒地瞬间,又见那人身影压迫而来……

 

一页书难耐心中悲愤,从一开始便无留情。

将人击翻后,又一脚向他头部踏去。

 

为什么?

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他知道素还真一直在瞒他,很多事情都是。

包括这次和魔魁决斗的真相。

那日见他转身离去,似有决绝的意味,一直忧心不已。

知道他压力甚大,才决定助他一臂,趁他与魔魁决斗之时进攻魔域。

谁知,那竟然是个让众人万劫不复的陷阱。

 

“你没料到魔魁与素还真会来这一招吧?你可知他们是何关系……哈哈……”

一花香的话在脑海里反反复复徘徊不去。

 

是何关系?

眼前发生种种,根本无需外人明说,自己早就应当知晓。

内心的不安与惶恐迅速挥发成绝望与愤怒。

自己心中最不愿承认,最不愿认清的一个事实,竟被血淋淋地摆在眼前。

原来……竟是这般……

原本只道他与魔魁有私情,处处包庇。

如今,竟然同他一同设计陷阱,让正道同志因此受劫……

 

本该是众人里应外合,剿灭魔域。

本该是他们重归于好,无有二心。

本该是……一场完胜……

没想到……

他居然输的如此彻底……

 

 

再见此刻已被压制在自己脚下的人,内心翻腾,五味陈杂。

 

方才自己方从险境脱出,却见他在此地如此平静。

素还真是在等人。

不过,当然不是等他。

是魔魁,他知道。

他早就知道。

正如传言所说的一般,正如一花香所说的一般。

 

“为何魔魁没来,前辈来?”

为何?

哈,当然是要问自己为何。

为何打断他与魔魁,为何自己竟能脱离陷阱?

 

掌气翻飞,杀意四起。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气。

他从未有过如此愤怒和失望,甚至还有……

希望落空之后的绝望……

 

希望?

绝望?

自己渴望的究竟又是些什么?

 

趣求诸欲人,常起于希望。

诸欲若不遂,恼坏如箭中。

只有心中存有欲望的人,才会有所希望。

因希望落空,才会绝望痛苦。

 

一切种种,竟是缘起他内心之欲……

 

 

 

 

对招之间,那人竟不敢还手,一味闪避。

究竟是怕,还是愧疚?

 

他不敢想,不多想。

只是用冰冷的目光冷冷地扫过那张向来温文淡然的脸。

那人的眼眸里有那一瞬间的惊慌失措。

 

“前辈……”

他听见那人的声音,却不去理会。

那声音,带着那人一贯的柔软腔调,显得如此亲昵又委屈。

再看他沾满沙土与血迹的脸,此刻竟隐然带着泪痕,看起来如此无辜。

 

一页书竟然在那一刻,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软。

他想相信那个人。

就像以前许多次一样,那么全然无碍地相信他。

相信他与魔魁之间的清白,相信这一切都只是误会。

 

可是,眼前浮现的还是方才血战中牺牲的正道同志。

耳边回响的还是一花香的笑声:

“魔魁与素还真可是……哈哈……”

 

“前辈……素某无辜啊……”

素还真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内心却隐隐察觉异状。

想问清,却无法开口。

 

“吾要使天下人知情,你勾结魔魁,害死无数正道人士的恶行!”

一页书举掌再起,封住那人周身大穴。

 

 

 

 

他自黑暗之中醒来。

脑海中,尽是那人盛怒的面容。

 

无尽的血色化成眼前刺目的白光,他伸手遮住眼睛,好一会,才看清四周景物。

当然,其实不用看,单是这满室熟悉的檀香,便知道这是哪里。

他头很晕,胸口很痛,浑身骨头像是散了架。

甚至能感受到,微一动作,便有尘土沙石混着血液从发间落下。

 

那人出手不容情,他避不过,却不敢还手。

倒在地上,被踢中两脚。

一者在头部,一者在胸前。

 

起身下床,眼前景物仍有些模糊不清。

当时那样怒极出手,如今,竟只是将昏迷的自己带回这里?

或许……

 

“若是醒了,便自己出来罢。”

冷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他站直身体,轻轻晃了晃头,想让头脑清醒一点。

打开房门。

 

外室,那人背对着他,坐在蒲团之上。

背影也是冷冷的,似是怒意未消。

他站在原地,不敢上前。

 

冰冻三尺非是一日之寒。

 

那人先开口:

“众人皆知你挑战魔魁,那日却不见你踪影,反而使正道同志惨败,你作何解释?”

 

不语。

 

那人蓦地转过身,拂尘一甩,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那人的怒容在眼前放大。

 

“哼,莫非此番又是不可说?”

 

他挣扎不了,只有微微将头转开,闭目垂眉。

 

一页书扣紧素还真的双臂,紧盯他的面容,想看出些什么来。

就算靠的如此亲近,他依然不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究竟在隐瞒些什么。

“对吾不可说,那对信任你的正道同志和天下苍生呢?

此事过后,众人岂会放你干休,你又有何立场做这正道领袖?”

 

那人微微咬紧双唇,又松开,继而睁眼望向他:

“前辈不信我?”

 

“现今,你要吾如何信你?”

见他望来的眼神,纯净淡然,但是从那双眼中,他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吾一直在等你亲口向我解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