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思禅6

六 回归

 

“前辈,此事非同小可,请千万仔细考量。”

 

“世事如棋,还天下于天下,人生似瓦,就一身了一身。吾随缘尽心,了无尘碍。”

密室之中,面对无忌的提议,一页书下定决心,缓缓摇头。

既然早决定将此身功力传予狂刀,又怎会再犹豫。

然而真正是了无尘碍?

外人所见,依旧只是佛者平静的外表,无人能见那之后的一丝苦笑。

 

“眼下,前辈是否还有未了之心愿?此后前辈将失护身之力……”

梵天之武力向来为各方所忌惮,然而眼下除魔未尽,正道倾危,素还真又战败为奴,一旦此番梵天再失功力,恐怕以后情况堪忧。

无忌天子不得不仔细考量其中的利害关系。

 

未了之心愿?

他眼前浮现出那人混杂血色的容貌,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素……“

“前辈?”

他一回神,顿了一下,才慢慢说道:

 “……素还真在海鲸岛失去撼宇神剑,令众人不满,吾将功力捐出,至少可以弥补素还真的一部分过失,希望你向众人传达我的心意。“

 

“晚辈自当尽力。”

无忌望了一眼他突然变换的表情,脑中一个原本不确定的想法慢慢扩大,有些不安地问道:

“还有一事,晚辈不知当问不当问?”

“但说无妨。”

“前辈……与素还真之间,究竟为何般……”

无忌问得小心翼翼,却让他内心一震。

 

究竟为何般?

千思万绪,五感陈杂,自己竟一时之间不知该从何说起。

 

那一日之后,万教公审。

内心万般愧挣扎,拿不准,放不下,明知那人是在隐瞒,又不愿让他在公审之上受了委屈。

而人言可畏,若素还真坐定罪名,难以洗清,恐再难成为正道领袖。

想借此机会让他在众人面前坦白,他却又主动提出取撼宇神剑之苦刑。

 

“素还真,你暂且忍耐。”

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亲手取下旱兽双爪,刺入那人琵琶骨内,顿时血流如注。

“你……”

看他单薄的双肩压抑着颤抖,想起那衣衫掩盖之下的遍体鳞伤,心中担忧,那人却立刻挥开他探去的手。

 

“素某无碍,多谢前辈关心。”

说完,兀自缓步向前,开始磨岩的苦刑。

 

“素还真啊,看你血流得这样,真的没事?“

“荫屍人多谢你的关心,希望你能好好照顾素续缘。”

 

即使自己就在身边,他也固执地不向自己求助。

“素续缘之事吾会负责,素还真,你……安心在此吧。“

 

尽管在外人看来,那人态度一如往常恭谦,然后自己内心却看得分明,那人总是避开他的目光,避免与他的碰触。

用如此冷情的态度,究竟是在拒绝,亦或是在惩罚?

 

 

 

“昨日之非不可留,留之则根烬复萌;今日之是不可执,执之则渣滓未化。明知如此,吾却是知不可为而为之。”

感叹之下,历经前尘种种,内心反倒看得分明。

 

“前辈?你如若不愿提及,便罢……“

 

“一页书只是惭愧自己百般禅悟,竟还是放不下情执。修道之人,舍弃忿怒,灭除慢心,超越一切束缚,不执着心和物,无一物者,苦恼自不相随。本知当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因吾一念之差,一迷一切迷,菩提作烦恼……“

百年禅悟,竟不及一时之心魔。欲望甘味少,但唯痛苦。

 

“前辈道行高深,怎会入此迷途?“

 

“恶魔易除,心魔难解。吾本邪心魔佛,你不知吗?“

 

“啊!“

 

“这数十年来,每当吾忧心纷乱,总是以内功修炼导回正气,达到心平气和与超然之境界。如今吾已无法以内功克制本性,所以未来吾将如何改变,吾也毫无把握。如果吾仍要在江湖中沉沦,便是吾业障未了……”

 

无忌听完这一番话,才意识到事态远比自己所想的更为严重。

然而走到如今地步,却再无回头余地。

“前辈尽散功力,这份功德有如须弥,苍生得出苦海矣。吾定将今天前辈所做的一切贡献流传于世……”

 

 

“吾身舍利,具受无量。百千苦行,捐舍身命。为利众生,受诸菩提。”

舍去一身功力,头上的舍利慢慢掉落,思维渐渐恢复修行之初懵懂不清。

经历过些什么,又遗忘些什么,头脑之中混沌一片。

 

他已不知自己本该是谁,却有了另一个身份与另一个执念,还有,记忆深处遗留下来的一个身影与一抹莲香。

 

但是,这只是另一个开始……

 

 

《思禅》的故事到这里就完结了,素素与魔魁的部分请看《一念》,接下来大概是百炼生和创世者的故事《布道》。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