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创始者X百炼生】布道2

2 可忘

 

 

他在看人。

或者说,在看一个没有脑袋的人。

也就是一具尸体。

尸体虽然没了脑袋,却依旧可以辨认出身份。

 

风凝居士。

号称儒道释三教皆通,文卜医祝、御射书术,无所不研。

其人平日甚少与人结仇,在三教之中也小有名望。

况且,他还是云渡山上那位名人的旧友。

武林之中,非是人人都能与百世经纶谈佛论道。但凡能与一页书论交者,众人皆会敬上三分。

而这样一个人,居然会被人断首,且首级不知所踪。

 

观其伤口,断口切面平齐,脖颈齐根而断,周围却不见血迹。这并非是人死后再将其切断,而是断首之时经脉血管便已闭锁。

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神兵利器,或是特殊武学。

前者可有怒瀑精英为例,但近期武林之中,却并无此名刀现世的消息。

而后者,却是一人的独门武学。

 

风凝居士的遭遇并非唯一。

这些日子,他一路探查,遇害人皆是知名的住持、观主、夫子。

这已是第五十六人。

 

他起身,闭目深思。

 

易五十六,“火山旅”乃下下之卦,象曰:

飞鸟树上垒窝巢,小人使计举火烧。

 

那人终究是重入轮回,劫数将至。

 

 

“臭乞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不是你乞讨的地方!”

几个看守灵堂之人推门而入,见他站在棺木之旁似有所为,厉声呵斥道。

 

他定定回首,唇边带笑,眼中却闪过一抹厉色,睥睨众人。

方才呵斥之人不禁后退一步全身发冷,哑口无声。

 

“哈……”

轻笑一声,百炼生大摇大摆,一身悠闲地由正门走出。

留下身后冷如寒霜的一室静默。

 

 

*

 

云渡山。

 

他曾思考过很多次,自己再上云渡山,会是怎样一种情境,怎样一种心情。

还有,他——该如何去面对那个人。

可事到如今,当自己真正踏上云渡山,心情却无比平静。

 

世间仇恨易消,情爱多苦。使人痛苦的事情,往往不是仇恨,而是感情。

一页书与素还真之间,确实无解。

但如今,世上既无“一页书”,也无“素还真”,自己又何须继续困惑执着?

 

 

 

云渡山的碑石之上,有一颗人头。

他一进此地便看见了,因为这正是他来此的缘由。

那颗本属于风凝居士的人头。

 

碑石上题字:

截颅学道,一夜跪创世,输得心服。

 

 

如此言语明显是在向此地主人挑衅,但看笔迹,又却是那人的手笔无误。

这般荒唐与尴尬,倒让他一时之间无所适从。

那人倒是真将一切忘得一干二净,不仅手刃“一页书”的挚友,甚至向“一页书”下战书……

 

如今在“创世者”心中,问道非道,当真只有“死”之一途?

要知,道非道,亦非道,道本无道。

 

 

昔日,他曾问那人,因何布道。

那人说:“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佛家不离入世,不废出世。故而身在红尘,以身布道。”

 

“若此生未能功成,那当如何?”他问。

 

“一页书曾起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但若此生未能功成,倒亦无妨。”

那人看着他,笑道:

 “可知功成不必在我,此身之后必有后继之人。一页书能在红尘之中历练,早已获益良多。”

 

他早知那人对此的坚持,却未料到,如此信念,竟也是自轮回之中与生俱来。

 

 

往日清圣的云渡山上,如今花草枯零,落木萧萧,只剩处处断壁残垣,萧条破败。

他淡淡看过眼前一切,来到一棵大树下。

那昔日光华无比的优昙树,此时也已凋谢零落。伸出手,一只手掌按在粗糙的树干之上。不消片刻,这棵苍天大树便在他掌中化为灰烬。

仰起头,眉眼微合,望着眼前消散的齑粉,于空中灰飞烟灭。

 

都说红尘旧事,浮生蜉蝣,皆可忘可不忘。

那人在轮回之中,已将此旧事遗忘在不知名的角落。

而自己呢?

抛开“素还真”这个名字,自己真能只是“花爵百炼生”,而不用担负“素还真”的过往?

他默默摇头,徒留一声叹息。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