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创始者X百炼生】布道4

4  论道

 

 

那日,百炼生赶到约定之地,林中空无一人,却在树枝上独留一个骷髅。

这是那人刻意留给他的谜题。

 

美人梳妆,终是一副臭皮囊,众生都将化为骷髅。

所以那人所指之地,名为“妆台岩”。

 

他知道在那人眼中,向来红颜如白骨,一切化外之物,不知有何能入眼内。

而这样一个人,如果无一物能让他萦绕于心,如今又为何会在苦海沉浮?

人心,向来只会被在乎的东西束缚住。

而能束缚住那人的,又究竟是什么……

 

 

*

 

妆台岩。

 

创世者四周,死尸遍野。

他微微皱眉。

尚未靠近此地便已闻到浓厚的血腥之气,如今靠近观之,周围满是打斗痕迹,遍地散落了兵甲暗器,地上尸身皆被一招断首,如此情景,很显然是一次有组织的小规模围攻。

那人已经成为他人眼中的必杀对象,看来从此将麻烦不断。

 

而创世者却在遍地尸身之中,神态自若,与一位年轻书生侃侃对谈。

 

“自古五千年来和今后的五千年,皆无人可以超越我。五千前你尚未出世,五千年後你也不存,所以你注定要拜我为师了!”

“世上的人都活不了五千年,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要拜你为师?”

“没错,孺子可教也!”

 

之前所见的小书童已不在,听这对话,那人是有意再收一个弟子了。

不知自己的出现,是否会打断这场“收徒”呢?

 

心念一动,百炼生缓步上前,笑道:

“横眉冷对千年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就是不知创世者是否有甘为世人牛马的精神呢?”

 

“收徒”被突然打断,创世者心中稍有不快。回头见是百炼生前来赴约,心中的不快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几丝莫名的兴奋。

 

“是你?”

 

“正是乞丐——花爵百炼生。”

百炼生遍地尸身视若无睹,兀自找了一块大石头,安然坐了上去。一手枕在头后,一手握着绿玉杖轻晃,甚至还悠闲地翘起二郎腿,倒是十分逍遥自在的样子。

 

 

创世者也不觉得这般是傲慢亦或无礼,只是问道:

“我只放了一粒骷髅头,你怎知我在此等你?”

 

“哈,如果我连这个都堪不破,还敢来赴约吗?”

对于了解他的人来说,这种谜题,确实算不上困难。

 

“你不先问地上这些人是如何死的?”

 

“何必问呢?他们只是不知自身劫数,自投死路罢了。”

这些人也不过是受人利用的宵小之辈,虽算不上大凶大恶,却也不及怜悯。

世上总有无尽的无知之人,不断被名利所蛊惑,在追求无穷尽的名利欲望时,灾难自然也就随之而至了。

 

闻言,创世者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与期许,继而又问道:

“你认为你能知晓自身劫数,是一名先知先觉者了?还是你明知灾劫临身却不躲避,想要束手待毙?”

 

“我只是顺天道而行,达人知命,以不变应万变。若是本无灾劫,自然不用闪避;若真是命中注定灾劫临身,即使躲避也是无用。”

百炼生将手中的绿玉杖放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斜躺在石头上。也不看那人,却是眯着双眼望向碧蓝的天空。

 

“好一个顺天道而行!”创世者走近他身边,居高临下见他依然一副闲适摸样:

“那你所谓的道又在哪里?我不信这世间能有一道能超过我的创世之道!”

 

“道?”百炼生笑了一笑,伸出一手指向天空,继而又指向脚下泥土,最后一指自己的鼻尖,说:

“我所指之处,皆是道之所在,你觉得此道如何?”

 

“这……”创世者闻言沉思须臾:

“你指的可是‘天地人’三才?”

 

百炼生却摇了摇手指,睁开双眼,带着一丝黠促看着他,笑道:

“天地人三才是道,浮云骄阳是道,草木沃土是道,人心思想也是道。寰宇之间,处处是道,处处皆可道。所谓道法自然,便是如此。在这世间,除了道,再也无任何东西可称主宰。”

 

“这就是你的道?”那人看到他眼中的黠促,一愣神之后,却狂妄地笑了起来,

“哈!但这世界本就由我所创,我才是世间唯一的道!”

 

他也不反驳,却淡淡地说:“哦?看来你并不是一个我想象中的聪明人。”

 

“你这是在挑战创世者的底线?”

自传道以来,初次遇到让自己哑口无言之人,也初次遇到敢说自己不智之人。创世者心中不知是何种滋味,扬手运气,就要一掌击向眼前之人,却在看到那双温文含笑的黑眸时,生生停下。

那双眸望向自己,平淡之中又带着某种不知名的情愫,让自己心中一动,却是难下杀手。转念之间,他一撤掌力改掌为爪,擒住那人毫无防备的脖颈——

“你若不能解释你方才之言,创世者定要取你性命!”

话虽是如此,却杀气不再。

 

脖颈被擒,但对方并未使力。百炼生倒也不担心,就依着这个尴尬的姿势,继续躺在石头上闭目养神起来。他知道,自己一向擅于挑动这人的底线,又享受游走在边缘的危险,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甚至是将来,他都难改这个习惯。

 

一刻过后,就在创世者的耐心几近耗尽之时,他才缓缓开口道:

“吾所谓聪者,非谓其闻彼也。一个人真正的聪明与否,不是看外在的表象,而是看他能否静下心来观视生命最原本的初衷。宇宙之中,若万物可各复其根,天地之间,浑浑沌沌,终身不离;若彼知之,乃是离之;无问其名,无窥其情,物固自生。你的内心太乱太杂,无法感受万物之理,要如何聪,又要如何明?”

 

 

手中传来那人脖颈之间的脉动,让创世者稍有眷恋,但还是带着些不舍的意味将手撤离。而不知是否自己的错觉,方才指掌所及之处,似乎有不少细密的伤痕。

“你不怕我方才杀你?”

 

“你觉得我应该害怕?”

 

“你有如此自信?”看眼前人毫无防备的样子,莫非真是断定自己不会下杀手?

 

百炼生坐起身来望向那人:“是,我确信你不会杀我。”

 

眼前之人果然不是寻常乞丐,甚至不是一般所谓正道人士。几番接触,言语之中,倒是越发引起自己的兴趣:

“人说,白刃相交于前,能视死若生,是烈士之勇。而临大难而不惧,乃是圣人之勇。你倒不是寻常人,我不杀你,但是我想改变你,让你信服我。”

 

信服?

百炼生内心苦笑,看来不管何时何地何种身份,他们两人总为同一个问题争执。

“要我信服你很简单,只要你接受我的道。”

 

“那岂不是你说服我?莫非我说服天下万教,就要接受天下万道,向万教妥协?”

 

“道是直的,而路永远是弯的。能妥协却不能放弃立场,才叫圆通。世上的人程度相差很多,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跟你一样有水准,如果他听不懂你在说什麼,当然就不会接受。”

 

 

“你的意思是要我因材施教?”

 

“孔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就算你自己明白,但若问你的人不知道,你也不能说你知道。所以你应该要按照不同的人,给出不同的回答。”

 

看创世者沉思无言,百炼生念头一转,说道:

“要我接受你也有个简单的方法,我上头有一个老大六聪天乞,你若说服了他,我当然就一切听你的。”

 

 

“你不是普通的乞丐,而六聪天乞能领导你,一定更加不平凡。好!我就去找他!”

创世者就要离开,想了一想,却又回头问道:

“为何你不说素还真与一页书,他们不是正道的两名领袖吗?”

 

“这嘛……一页书至高无上,你把他当作你心中的一个幻影便罢。而素还真畏首畏尾,战败降敌,毫无节操,早就被世人骂得狗血淋头了,所以你还是先针对六聪天乞比较实际。”

对于“素还真”这个名字——那人,也许不愿再见到罢……而事到如今,此时的“素还真”,确实也不知该以何种颜面见他。

 

创世者转身要走,百炼生却内心一颤,一股不安之感涌上心头:

“等一下,你……可知自身劫数临头了……”

 

创世者却不以为然:“杀业多,劫数必然多,我早有觉悟!” 

 

如此看来,此劫无法避免……自己也只能尽力帮他化解了。

百炼生一想,又道:“下次若想找我问道,可到丐帮总部万金山。”

 

创世者回身望他一眼,略一点头,带着方才那位书生离去。

  

 

  不久之后,九大奇人聚会,花爵百炼生以“八趾麒麟”之名参加对决魔魁的投票,而六聪天乞却被创世狂人上门问道。

  “你有那样的手下很不简单,但是我只要说服你,他就会一切都听我的!”

 

  “好你个百炼生,乞丐我快被你玩死了!”——某位乞丐前辈在内心不断哀嚎……

   


评论

热度(23)

  1. 莫影离姬gzyx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