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创始者X百炼生】布道5上

5  含章(含章可贞)上

 

云渡山之西五十里,有座万金山。

 

万金山原本不叫万金山,大概也只是一座默默无名的小山而已。然而就在不久前,人们发现一夜之间,山上出现了一座金光闪烁的豪华大殿。

整座大殿以金箔为饰,白玉铺地。墙外沥粉贴金,殿内两根高柱更是以黄金铸造,柱上九龙戏珠,细致入微,栩栩如生。两柱楹联上书“吃遍四海”“讨遍八荒”,正厅之内悬有一块金匾——“开口千金”。

慕名探访之人无不好奇此地主人身份,这究竟是何等富贵之人能下的大手笔。

 

然而出现在殿内的,却只有诸多乞丐而已,并无任何豪门之人。

好奇者从一名乞丐口中探知,此地乃是名为“万金山”,乃是丐帮新建的总部。至于如何建成,何时建成,除了新任的副帮主外,大家一无所知。

 

不久,“万金山”之名传遍武林。

不只为其独一无二的富丽堂皇,也为那名神秘的副帮主。

 

*

创世者第一次踏上万金山时,内心隐约有一股违和感。

所谓违和,并非来自对此地奢华场景的喜恶与否,而是来自于人。

这里虽为丐帮总部,但殿内的众多乞丐却充满不安情绪。他们的副帮主宛如神祗一般,带给了他们从未有过的荣耀与富贵。他们一边享受眼前的奢华,一边又惴惴不安,担心这一切终有一天会突然消失无踪。

 

创世者环视殿内,偌大帮中再无人能如那人一般,让自己刮目相看。

——一群庸人而已。

 

 

跟随带路的乞丐走向殿后内室,朱色富贵牡丹雕花的木门打开,那人坐于玛瑙镶金的红木长椅,正将陶釜置于炭炉之上。

 

此时闻声抬头:“今日贵客来访,且让在下烹茶以待。”

 

    待创世者坐于桌前,百炼生又开始兀自忙碌。

    那张脸上墨色黥纹满布,而那双手却分外温润白皙,拈着朱色梅椿紫砂壶,仿佛白玉般熠熠生辉。

 

那人的动作十分娴熟流畅,仿若经过千百次演练那般。他看着那人熟练的动作,忽然有些恍神。这双白皙的手为他煮水烹茶,在记忆中似乎合情合理,理所当然,但又处处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抬眼望去,那人却眉眼一挑,嘴角微勾,似笑非笑。

 

他觉得,这种神情他仿佛见过,却又不完全如此。记忆中的这个神色,在那张脸上,本该更加温文儒雅,而此时却透着一丝在表象之下,隐藏于内的飞扬跋扈。

还有那种,他一直无法看懂的情愫……

 

这人,当真只是一介乞丐,一个丐帮的副帮主而已?

 

 

“你不喝茶?”

 

思虑之间,那人已为他斟好一杯置在面前。端起茶碗,幽幽茶香勾起内心莫名悸动。茶水入口,甘甜之中又带一丝苦涩,尚未仔细琢磨,那抹苦涩却已散去,只留一缕余香让人莫名怀念。

 

又听那人慢慢吟道:

“坐灼冷冷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碗,寄予爱茶人。”

 

闻言,他却微微皱眉。

 

“这茶不好?”那人问道。

 

他不答,却看向那人。在这种情境中,内心莫名感怀:

“你以乐天居士自比,但此地并无山泉冷水,你也并非乐天。”

 

那人端着茶碗,却不着急饮下,只是于鼻端前细品茶香,抬眼看他:

“我的确并非乐天,只是达人知命而已。此地虽无山泉冷水,但我心守静,物我两忘。有无山泉,已是无妨。”

 

“你心守静,而世人并非个个如此。你又为何要选此地作为丐帮总部?”

殿内众生相,这人早已看透,为何又要执意如此。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生在世,最难看破的便是这名利两字。”

 

“可是你早已看破。”

忆及方才大殿之内的违和感,但在这人身上,违和感却丝毫不存。他知道,即使黄金为衣,珍珠作鞋,眼前之人却早已看透。不论身着黄金或是蓑衣,这气质与神韵皆不会改变。

 

而那人却缓缓摇头道:“可是吾心仍在红尘。”

 

“我以为你早已看破红尘。”若非看破,如何能只身不染红尘俗气?

 

那人端茶,轻呷一口,微笑道:

“若吾不入红尘,不识红尘,何谈看破红尘?在我看来,红尘中人皆在体悟红尘而已,无人可谈看破红尘。”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