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创始者X百炼生】布道5 下

5  含章(含章可贞)下

他闻言一怔,又问道:“那相比传闻中的素还真与一页书如何?”

 

那人放下茶碗,斜倚座中一手支颐,一手慢慢摩挲桌上的碧玉莲花杯。转头看他之时,神色似是温顺:“一页书我并不熟悉,且谈素还真如何?”

 

“你不熟?”他稍有惊讶,不知为何,他觉得那人应该熟识,虽然这个念头并无凭据。

 

“我对一页书的认识,并非比你更多。而对素还真的认识,却超过我自身。”

 

“哦?”他端起茶碗再饮一口,茶已微凉。

 

“武林传闻,当世智者以素还真为上。而在我看来,素还真并非绝顶智者。一个真正的智者乃是不惑之人,而这素还真,却在俗世之中遍体鳞伤,何来超脱,又何来看破?”

 

“当今世上,有什么能伤到素还真?”武林传闻,素还真向来神人之姿,看来并非如此。

 

百炼生抬起头,望向他之时唇边带笑,而那双墨色眼眸之中却无丝毫笑意,反而透着丝丝寒气:

“人的肉身皆是脆弱的,魑魅魍魉,刀剑暗器,酷刑折辱,如何能不伤人?而归与情之一字,最能伤人者,莫过于人心。”

 

他看到那人望向自己的眼神,内心一震,竟不敢直视。错开目光,往下落于那人白玉般的手指上,却看到那摩挲碧玉杯的手,竟也在微微颤抖。

一时之间,斗室之内一片静默,他胸口沉闷地仿若背负千钧重担,却又隐隐萌生逃避之感。而这一切感受,他竟自己也不知晓,到底是为“素还真”,还是为眼前之人。

 

“原来……”他顿了一顿,撇开头,道:

“原来,素还真竟也是个有情人。”

 

那人闻言,轻笑出声,而眼中却依然无任何暖意:

“哈……有情人么?岂知凡人非至太上,不能忘情。虽知无情便不易被伤,可是又有谁能真正做到无心无情?”

 

“你希望他是一个真正无心无情之人?”

 

“也许吧……”那人笑道,“江湖传闻,素还真是踏着战友的尸体成就自己的基业,若他真是有情,倒是要令众人失望了。可是一旦背负素还真这个名字,就必须无情,这样才能没有任何弱点,不是吗?”

 

他记忆之中并无素还真此人,而几番听闻这个名字,内心却是难以平静。但“无心无情”这个形容,却并不适合这个名字。看到那人的手犹自微颤,似在压抑什么,他未及多想,伸出手去,宽大的手掌握住那只苍白的手,一片冰冷。

“若是如此,我会失望。”他说。

 

 

失望?

百炼生一楞——原来,那人竟然会为此失望?长久以来,莫不是那人向来如此要求自己……

原来……他会失望……?

一时之间,倒也忘了将手抽回,只感到冰冷的手上传来丝丝暖意。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人皆带面具,谁又能看清谁之真心?这不是掩饰,只是自保罢了。”

 

 

创世者沉默一会,问道:

“你也是如此?”

 

闻言,他眼中却是寒意渐消,黠促道:

“此时的百炼生,未必真正是百炼生。你不怕有朝一日我欺瞒于你?”

 

“你不会。这世间由我而创,我便能探知一切。我说你不会,你便不会。”

这句话,那人说来,倒也一副理所当然。

 

“哈……”他笑道:“我不会变,我只是一直在证明,自己到底有怎样的人生罢了。”

 

“哦?那在你看来,你的人生为何?”

 

“人生?”他说:“太极生两仪,四象十六卦,卦中有生死两门,这就是人生。”

他将手抽回,端坐椅中,将冷掉的茶水倒去,为那人再添新茶。

“君子处世,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吾之理想,便是平定天下,世间大同。“

 

那人却不屑道:“如果是我,便当是一同世界,宣扬吾之创世真理。”

 

一同世界么?

百炼生默默摇头,要知这世间只能大同,却无法一同。

两人的想法看来同路,实则相隔天涯。

 

 

 

“听你的帮众说,你算卦很准?”那人突然问道。

 

他笑道:“如何,你想让我为你算卦?”

 

“是,我想让你算卦,却希望你的卦不准。”

 

“既然不准,为何要算?”他好奇道,他不知眼前之人何时来了这种兴致。

 

那人却带着狂傲,一字一句道:

“我要证明,这世间由我所创,连命也奈何不了我。”

 

百炼生闻言,在内心笑道,果然是这人能想出的理由。却又心生一计,说道:

“哈,今日难得相见,那我便为你看相如何?”

 

    他理了理衣角,两步来到那人跟前,一手轻柔抚上那人额心,道:

“世事本无相,相皆由心生。”

 

见那人稍有诧异,他又低下头,手指轻抚过那人眼睫,靠近那人耳边,柔声道:

“物事皆空,实为心瘴。惟有化世,堪为无我。”

 

创世者听得他在耳边温言软语,微温的手指轻柔划过脸上,留下丝丝莲香滑入鼻端,带起内心一阵悸动。反手带过眼前躯体,百炼生毫无防备之下,被他带入怀中。

“你方才真是看相?”他冷冷问道。

 

百炼生倒也不生气,脸上表情无比温顺恭谦,却就是让人看不出一丝温顺的实意出来。

“你生气了?”

 

他不语。

 

“哈……”那人轻笑起来,继而又恢复平静,望着他,问道:

“武林传闻,你已决定医治重伤的魔魁,此事为真?”

 

“是。”

“你可知魔魁乃是当世魔头,若你医治他,定会冒天下之大不韪?”

 

“创世者决心已定,绝不后悔。”

 

怀中之人闻言,却面露严肃之色:

“今日之卦,名为‘大过’。大过之意,不成功便成仁。你既然决心敢为天下先,心中便要做好赴死之准备。”

 

那人也不答话,百炼生心知劝说无益,暗自叹息。转念又问:

“我上次和你说的六聪天乞呢,你已将他说服了?”

 

“我已找过他。”那人说:

“但是他说,魔魁是能征服素还真的人,比他更加伟大。若我能说服魔魁,便是千古无一人,不只是你,连素还真也会服从于我。”

 

百炼生内心一震,六聪天乞能如此说出口,看来,自己这个身份也已暴露。

 

征服素还真的人?

征服……什么是征服,原来在世人看来……

抚上自己面上黥纹,顿觉斑驳之处,仿若针刺虫挠,焚面火烧般痛苦。那时的声音犹自在脑中徘徊——

素还真,就算有朝一日你离开此地,你也永远是吾魔魁一个人的奴隶!

 

 

感到怀中之人微微颤抖,创世者拉开他覆于面上的手掌,却看到了从未出现在这人脸上的脆弱表情,慢慢抚上他的脸,问道:

“怎么了?”

 

“没有。”他说。

他将那只手带到身后,靠近那人的唇边道:“什么也没有,现在什么也不要说……”

 

他原以为,陈年旧事,自己早已坦然,自己早已看开,却未料到——

此情此景,此时此刻,在这人怀中,自己并非真能坦然,而是早已在意地过头……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