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创始者X百炼生】布道7 下

7  夕惕 (下)

 “我助纣为虐又如何?”

创世者视周围数十位高手于无物,昂首傲视,语气狂妄,丝毫不为所动。

他转身背对正道众人,衣袖翻转之中负手而立,足下运劲,竟使周围三里之地颤动不止。

 

方才跃跃欲试的君子联盟惊见如此气势,吓得面如土色,一时之间竟无人敢再上前。

 

大鸿胪、龙阁梭罗与青阳子等人,内心虽讶异创世者之雄厚根基,却并未如君子联盟那般被吓退。无声的交流之下,似是达成一同出手的默契。

 

一瞬间的沉默中,龙阁梭罗凝气于掌一式将发,裨善在其身后暗自布阵,大鸿胪身旁的华琉衣与叔夜衣快速走位,青阳子亦取下身后古琴,名指按弦……

 

“医治魔魁之人与我势不两立!”

龙阁梭罗大喝一声,众人招式尽出——

 

 

“不能打呀!”

突闻一声呼喊,只见一人飞身跳入战团,飘逸的银色身形快速回转之间,竟将众人发出的所有招式化为无形。

 

来人自然是百炼生。

 

却见他站定之后,眉眼含笑,环视了一圈诸位高手,好以闲暇地整了整衣服上的皱褶,并享受了几秒众人对他愤怒的目光——当然,同时也尽量无视掉了身后创世者对自己不满的情绪。

 

在场的人虽多,却只分为两派,一派要杀创世者,一派要杀的却是魔魁。

对付不同目的的人,他自然有不同的方法。

 

“哼,你是哪来的乞丐?”一人愤愤不满道。

 

 百炼生轻笑一声,对那人道:“敢问阁下可是君子联盟?”

 

“我们就是正道的大团结——君子联盟!劝你不要与所有正道为敌!”说话之人对自己的身份洋洋自得,更冀望藉此吓退眼前这不知好歹的乞丐。

 

百炼生对这君子联盟关注已久,最近创世者被数次围杀,皆少不了这个组织在背后的推波助澜,今日总算是正面相对了。

他哈哈一笑,摇头道:“你们这样以众击寡,还叫什么君子联盟,我看是人为的君子联盟吧?”

 

“什么?你说我们是……”君子联盟被奚落之后脸色铁青,却又慑于此人身后创世者之怒气,忧愤不已却不敢上前。

 

“百炼生,你为何要阻止我?”大鸿胪怒声问道。

大鸿胪是如今易水楼的主事者,更是九大奇人排行第九的“九层皮”。在之前百炼生以“八趾麒麟”的身份参加九大奇人聚会后,他早已认定百炼生是自家兄弟,却未料到如今功亏一篑却是被兄弟阻止,自当怒不可遏。

 

百炼生奚落完君子联盟,心情大好,笑着走到大鸿胪身边,拍着他圆滚滚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九弟你想想看,杀了创世者不要紧,但是他的后台很稳,你难道没考虑过后果么?”

 

大鸿胪神色一震,暗自思索道,这有圣珠的创世者就是一页书,自己若杀了一页书,将来武林中恐怕无立足之地了……

再加上眼前情况也确实对自己不利,不如回去联系兄弟再做决定。

思虑至此,大鸿胪沉声答道:“好!我再听你一次,众人撤退!”

 

 

 

劝退一个麻烦,可眼前还有个更大的麻烦——百炼生见一旁的青阳子神色复杂地盯着自己,心中暗自叹气。他这二弟虽有“龙脑”之智,某些时候却容易感情用事。

 

青阳子见百炼生眼神回望自己,惊觉那双眸之中的熟悉神采,却又一时难下决断。

这人到底是……?

 

却见百炼生神色一变,方才闪现的熟悉神采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满面嬉皮笑脸。

青阳子见状不由惊诧:那个人是绝无可能露出这种表情,而刚才那种熟悉的眼神,莫非只是自己一时眼花?

 

 

“这位兄台!”

百炼生晃着手中的绿玉杖走向青阳子,却见青阳神色一凛,一甩衣袖负手道:

“我不是你的兄弟,方才劝退大鸿胪那种手段可以省下了。”

 

百炼生心中暗笑,对着青阳子一拱手,道:

“兄台不是我的兄弟,却是素还真的兄弟。若今日素还真在场,我想他一定不愿见你如此做法。”

 

“哦?为什么?”青阳子闻言剑眉一蹙。

 

“因为这不是素还真的行事风格。若今日有一百人可以医治魔魁,你莫非要将这一百人也全都杀死?”

 

“这……”青阳子闻言一怔。

此人说的句句在理,“宁可错杀不可错放”确实不是那人的行事风格。自己与素还真相交数年,可不能因今天这件小事,一夕之间让他对自己好感全无……

 

见青阳子神色有所动摇,百炼生正待开口继续劝说,却听身后一个声音不满道:

“你不用怀疑!这世上只有我可以医治魔魁!我比素还真要强!”

 

回头一看,正是自己方才极力要无视的创世者——

早就知道这人必定不乐意自己替他解围,方才一现身就感受到了他不满的情绪,所以才一直刻意回避。现在看来,那人定是不满方才被刻意无视,眼中怒意喷张,连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酸味……

 

一旁的青阳子听闻此话,也怒道:“哼!我大哥的医术才是独步天下!”

 

“是吗?”创世者气势震人,周围充斥着一股压迫感。

 

眼见自己亲近的两人竟为这种事情剑拔弩张,百炼生深深感觉到了头痛。晃着绿玉杖敲了敲额角,他拦在创世者身前,对青阳子笑道:

“现在重点不是谁的医术比较好,重点是你不能让你大哥失望!”

 

青阳子从创世者身上收回目光,看着百炼生,又觉得这人的神色十分之眼熟,可是下一瞬间又觉得这神色根本就是全然陌生。内心几番反复,再思虑一番百炼生之前所说的话,最终还是一拱手,妥协道:

“你说得有道理,后会有期!”

 

 

最麻烦的一人终于被劝退,百炼生内心刚松了一口气,又听到身后有人说道:

“这位朋友,你对我们说什么都没用。不杀死创世者,我们绝不会撤退!”

 

说话之人乃是魔界金魔余脉龙阁梭罗。他原本是魔界玄都正统继承人,却被魔魁以武力篡位,如今四处流亡伺机复国,对魔魁是欲杀之而后快。方才眼见盟友一个个被此人劝退,不由焦虑起来。

 

 

百炼生却丝毫不在意,转身走到龙阁梭罗身前,笑道:“我自然是不会劝你。但是我想问,你到底想杀魔魁还是创世者?”

 

“当然是魔魁!”

 

“这就不对了。”百炼生摇了摇头,摊手道:

“可是我听说非凡公子放出风声,要素还真回玄都复命,肯定是要他救治魔魁。你不去找素还真,找创世者做什么?有可能在你与他相杀之时,素还真已经前往玄都医治魔魁了!”

 

“这……”

 

“哼!素还真没这种的医术!只有我才能医治魔魁!”

 

身后又响起创世者的不满声音,百炼生十分无奈地回头瞪了他一眼,说道:

“我听说素还真写过一本《神农医谱》,什么绝症都可以医治,你有什著作吗?”

 

“没错,我也对素还真的《神农医谱》有所耳闻。也许众人针对创世者,是中了非凡公子的计策。也许他就是要趁众人不注意之时,偷偷请素还真治好魔魁。”

原本一直跟在龙阁梭罗身后的裨善走上前说道。

 

“你不需要怀疑,这世上只有我可以医治魔魁!”

不满的声音又出现了,百炼生只好回身挡在创世者身前,对裨善说道:

“这位朋友说得很对,非凡公子多谋足智,你们都被他骗了!龙阁梭罗,你不针对魔魁,留在这里做什么?”

 

 

目送龙阁梭罗一干人离开,百炼生只觉得身后那道视线的压力越来越大……

 

原本退却的君子联盟一帮人等,见原本围攻的众多高手一一离开,顿时也没了勇气,只得躲在一旁的树林里探头探脑。

 

“那边君子联盟的朋友,我对你们了解不多,不便多说。我还是先去旁边休息,等你们打完我再来看吧!”

百炼生朝君子联盟的方向点头示意,正准备离开,却被身后的人拉住了手。

自己身边这位可是个真正的大麻烦……

 

“哼!不用了,你是创世狂人的好友,看你们眉来眼去拉拉扯扯,好像有很多话要谈,我们就先走一步了。撤退!”

君子联盟的人一阵惊慌失措之后,消失地无影无踪。原本气氛紧张的场面,如今只剩下零落几人,顿时变得冷清起来。

 

 

创世者手中一个用力,将人拉到自己前面,不满地问道:

“你将所有的人都说退,是什么意思?”

 

百炼生默叹一声,心想,虹雾之气原本就是凶兆,今日自己能及时赶往此地排解已是侥幸,劝退众人也只是拖法却并非解法。几日之内他必有大劫临身,可是又知他心高气傲,定不会接受自己相助,这可如何是好?

内心虽是苦恼,但对着这人此时不满的情绪,自己却是尽量做出一副温顺的摸样,安抚道:

“我替你解决麻烦,你不高兴吗?”

 

“哼……”创世者虽然知道眼前之人是一片好意,但方才之情景自己并非无力解决。况且见他几次三番对自己视而不见,又对素还真之医术大加赞赏,不由暗中吃味。

 

 “方才的情况,我并非不相信你的能力。只是有时事情能用更聪明的手法解决,兵不血刃,岂不是更好?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创世者闻言神色稍缓,又问道:“你方才把素还真的医术说的像神一样,他的医术真有那么好?”

 

原来他竟然在介意这个问题?百炼生不由得笑出声来:

“哈,素还真他不是神,他只是一个人而已。人的病只有人可以医治,拜神是无效的。”

 

“那我也是人,我也可以医治魔魁!我的医术一定比素还真要好!”

 

“呵……你觉得如今你的医术能超过素还真,是要用什么和他比?”说到此处,百炼生突然神色一凛,道:

“是要比谁先治好魔魁,还是你能写出比《神农医谱》更有名的医书?况且,你觉得大家推崇素还真,仅仅只是因为他的医术好而已?”

 

创世者一时无言。

 

感受到握着自己的手有一瞬间的松脱,百炼生反握其上,认真道:

“古之善为医者,上医医国,其次疾人,下医医病。所谓天下即人身,如今天下之乱更需绝世医者。素还真虽不才,却有医国之心;而你几番斤斤计较,莫非只有医病疾人之志?”

 

创世者听闻此番言论,脑中有如醍醐灌顶,刹时之间闪现许多过往。

久远之前,曾有一人向自己坦露心中淑世之志,只愿鞠躬尽瘁,死而后己。那人的神色与眼前之人如此相似。

而自己呢?

即便不知自己由何处而来,莫非要连将来的方向也失去?自己只知以杀传道,一同天下,却不知这样做究竟是为何。而不论何种道何种教,莫不都是为了淑世医国之愿?

 

 

“……如此,素还真不愧为当世医者之首。不过总有一天,吾定会说服魔魁,平定魔界之乱,还与天下清平。”

 

听闻创世者此言,百炼生有稍许惊讶,但眉目流转之后,还是抱以温柔浅笑:

“我相信你……”

 

话未说完,却被一股力道拉向那人胸口,只听得那人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我也会证明,我要比素还真好!”

 

他眉眼一弯,笑道:“我很期待……”

 

 

(后记:其实就是这样吧。。。。那啥。。。

突然想起来其实旁边貌似还有业途灵和截颅在看。。。。咳咳。。。。。

 

截颅:噢噢!不愧是师父!在如此气氛之下,师父仍然面不改色,这种气魄,简直是泰山崩於前而不动於色!这种异人千古难得一见,他的自信不是凭空自大,我能够追随他,真是我的幸运啊……~\(≧▽≦)/~

 

 

业途灵:=皿=百炼生你是吃多了闲着吗?一减一等于三一加一等于十三……不对不对再算一次。一二三……

 

 

 

不。。。不是那啥。。。。其实我想说的是。。。。

 

。。。。。。。

 

创世者真像是个到处寻找存在感的小透明啊。。。。(喂!

。。。。。。。

路人甲:这个XXX的是XXXXX做得最好啦。

创世者:口胡!我才是最好的!

百炼生:(用力拖)大家继续,我们先走了……~~~^_^~~~

创世者:口胡!我才是最好的!最好的!!!

百炼生:(瞪)大家真的不用理我们,继续聊……

创世者:我才是最好的最好的!!

百炼生:(摔)前辈你究竟是要闹怎样闹怎样??和你一起练小号很辛苦啊!!!TAT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