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创始者X百炼生】布道9 上

9  问罪 (上)

 

 

一觉醒来,创世者身上的伤势已好了泰半。

百炼生为他细细查看后,不得不佩服这人深厚的根基与极强的复原能力。但是外伤虽愈,身体内在的消耗与损伤却需要慢慢调养,此刻状态难达十分功体。

 

本想说服他与自己回去休养,却不意外地被果断拒绝:

“如今我与非凡公子约定的日期将近,医治魔魁的三项药物也皆已齐全,不能再浪费时间,还是先医治魔魁为要。”

 

劝说无效,百炼生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陪他一同下山。

 

 

下山原本就要比上山快上许多,再加上并无上山时需要留心寻人的顾忌,两人施展轻功踏雪而过,不多时便已接近山脚。

 

山脚下有嘈杂喧哗的声音。

百炼生本想独自先去探个情况,又想到身边这人肯定不会乖乖待着等自己回来。暗自在心内笑了一下,如寻常一般继续前行。

 

未过多久,那群人果然发现了这两人,立刻形成了包围的趋势。

 

百炼生瞥过一眼来者装扮——

这打扮……是玄都魔兵?

思虑间,又听来人喊道:

“非凡公子有令,取下百炼生人头,重重有赏!”

 

百炼生心念一转,对事情来龙去脉已猜到个十之七八。想必是君子联盟害怕非凡公子报复,四处造谣是自己加害创世者……他看了看身边创世者怒上眉梢的架势,一手拦下他,转头笑道:

“这一局交予我处理,你且旁观如何?”

 

语毕,也不待创世者回应,只见百炼生身形一转,衣裾翻飞,倒是往魔兵大军中飘去。而魔兵目标本就是百炼生,既然他已自投罗网,其余人也不再为难创世者。

 

魔兵层层涌上,刀光剑影之中,百炼生虽身在重围,却似游龙戏水游刃有余,举掌挥杖之间一派潇洒气度,魔兵个个被他手中的绿玉杖打得东倒西歪,哀鸿遍野。

 

眼见手下失利,魔兵将领腥甲神和孤独夫两人怒喝一声,亲身上阵。

这腥甲神与孤独夫两人乃是玄都四大将领之二,统领魔界几万大军,一身功夫更是深得非凡公子的赞赏。

腥甲神善使一柄大刀,只见他将千钧之力倾注刀中,凭空跃起数丈,举刀便往百炼生头上劈去,这正是他的绝招“盖天斩”。而孤独夫手握长戟,横地一扫,配合腥甲神的攻势力取百炼生的下盘,带起地上沙尘滚滚,正是一招“滚地扫”!

 

百炼生遭逢两人夹攻,上下方位被封,却不急不躁,依旧一副从容姿态。

他嘴角一扬,手中绿玉杖一甩一抛,横杖向天画圆。攻向他的两人只觉得眼前一阵光影闪耀,手中兵器明明已经碰触到这人身上,却好似遇到铁壁铜墙一般,被生生反弹回去。待稳住身形定睛一看,眼前却没了百炼生的影子。

 

两人回头一看,却见那百炼生出现在他们身后的树林里,悠哉地靠在树干上抱胸微笑:

“方才那一招‘画饼充饥’,不知两位是否满意?”

 

“可恶!”

“纳命来!”

 

两位魔将不甘被嘲弄,正欲上前再战,却听到一声喝阻:

“住手!”

 

这声音还真是耳熟……

百炼生想着,只见层层包围的魔兵自动让开,一人急冲冲地向自己走来。

 

“公子!”

“公子您……?”

 

 

非凡公子却没有回应,只是径直走向百炼生,心中半是惊喜半是焦虑。

“素……”那个名字还未出口,见到那人眼中一冷,他改口道:“百炼生,你无事便罢。如今创世者的事情吾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你随我回玄都。”

 

“……哦?”百炼生靠在树上,听到了非凡公子的话,嘴角一勾,荡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公子!”手下魔将听到此话更加不解,试图要一个解释。

而他却并不多说,只是在睽睽之下,对眼前之人伸出了手。

 

百炼生看着他伸出的手,却低头笑了一声,问道:

“非凡公子,你当真信过在下所说的话么?”

 

他内心一震,伸出的手生生停在了半空。

 

“你们在做什么?”

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而下一刻,声音的主人便怒气冲冲地拦在了百炼生身前。

“非凡公子,吾之医术天下第一无人可比!既然说过了会医治好魔魁便言出必行,你此时再找别人,是要将创世者置于何地?”

 

一席话让非凡公子呆立当场。

 

身后百炼生拍了拍创世者的肩膀,正想说些什么,创世者却转身对他认真说道:

“魔魁只有我能医,就算是你也不行!”

方才百炼生将他晾在一边不闻不问,他耗尽了耐心想来探个究竟,却发现非凡公子竟然想请百炼生去医治魔魁,一时怒上心头。

 

“哈……”百炼生哈哈一笑,对非凡公子道:

“在下说过,创世者医术高明,绝对能治好魔魁,你又为何不信呢?”

 

非凡公子也是聪明人,眼见创世者与百炼生都安然无恙,自然明白自己错在何处。

他转身唤来随身护卫,低声吩咐几声,一队人马绝尘而去,目标赫然是造谣生事的君子联盟。

 

“本公子之前被谣言误导,此刻证明一切都是误会。既然创世者无恙,还请随我一同前去魔魁之墓,开始医治魔魁吧!”

 

创世者点了点头,与百炼生对视一眼,相携而去。

 

不知为何,那两人的背影在一起还真是扎眼……

非凡公子想。

 

 

 

*

魔魁之墓。

 

到达魔魁之墓大概大约用去一天时间,其实若按两人平时的速度用不了这么许久。只是非凡公子带着大军随行,总有诸多不便。

万幸的是,一路上未曾遇到什么阻碍。

 

然而真正如此简单?

此刻,创世者正整理着药材,非凡公子则指挥魔兵四处巡逻护卫,一队兵马穿过身后的树林时发出些嘈杂声响,耳边还有风吹过的声音。

百炼生观察着四周,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内心隐隐的不安却无法忽视。

自己一定忽略了什么……

而谁又会是这场布局的变数?

 

“放心吧,我一定能医治好魔魁。”

百炼生看着创世者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知道该如何将心中隐忧说出口。

只是摇了摇头,道:“……我看你重伤初愈,为了避免医治魔魁时功力不济,不如先回去休养几天……”

 

“休养?”一旁的非凡公子阴沉道:“难保不是你存心不想医治魔魁才处处拖延……”

 

“不用,吾现在就可以医治魔魁!”创世者仍是一副不容置疑的语气。

 

罢了,也许只是自己杞人忧天,不如趁这个时间去探听些情况。

他向非凡公子说明去意,非凡公子也不拦阻,只是命守卫魔兵让出一条通道让他离去。

 

 

*

 

魔魁之墓位于树林幽深之处,有一条林间小路可以通往荆西道。

荆西道是一条官道,自然比林间小路宽广许多,平日里也有不少赶路的商贾与武林人士。可是今天的情形却不同以往,一路上处处人声鼎沸,黑压压的人群在路上涌动,杀气腾腾。

 

这人群的数量自然不少,有号称武林正道联盟“至圣联盟”的大部队,有易水楼的众多杀手学员,也有包括八趾麒麟在内的九大奇人。

 

八趾麒麟一路上和兄弟说说笑笑一派轻松自在——老九说要来阻止创世者医治魔魁,他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只是想看看能否遇那不肖的徒弟。

今天的消息是九层皮从至圣联盟那里得到的,至于至圣联盟如何得知创世者在何时何地医治魔魁这种重要信息,大家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据说昨日有个叫“君子联盟”的倒霉组织,因为触怒了非凡公子而被灭门,想必是知道些非凡公子所顾忌的东西。而这“至圣联盟”从名字到作风都和“君子联盟”如此相似,探及其中缘由,有心人自然心下了然。

 

快到魔魁之墓时,八趾麒麟果然看到有人在前方窥视,那鬼头鬼脑的熟悉模样,除了自己的徒弟还会有谁?

 

“百炼生,你这次又想做什么?”九层皮大声吼道。

 

百炼生也不躲闪,故意忽略去别人对他如刀的目光,兀自走到八趾麒麟身边:

“晚辈知晓各位前辈远道而来,特意来迎接呀!况且我与师父多年未见,自然要多联络感情才是。”

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地掏出一把扇子,给八趾麒麟不痛不痒地扇了扇风

 

“哼!你自己的徒弟你自己看好!”大鸿胪咬牙切齿地扔下一句话,快步把八趾麒麟远远丢在了后面。

 

八趾麒麟对兄弟无可奈何,又被徒弟的“好心”伺候地冷汗涔涔。心里暗忖,自己这个孝顺的好徒弟,将来定会要自己帮他揉肩捏背,不下三五天不得罢休。

 

心里想多了,行走速度自然慢了下来。不多时,两人便被一群人甩在了队伍后面。

这时,百炼生却突然停了下来,望着八趾麒麟的眼神中带着一抹忧虑,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八趾麒麟心下明了,只是一捋长须,说道:

“不过如今你既然阻止不了,不如顺其自然。你也知道天命不可违,若是他命中注定有此劫难,定是人力所无法改变的。”

 

“可是……”百炼生话在口中,想了一想,最后还是一声叹息。

数不可逃,命不可改,自己所做的这些努力,莫非真是徒劳一场?

 

“好了,我们师徒之间的事稍后再谈,现在还是先看好戏吧。”

自己师徒已经落后诸兄弟许多,想必前方已经与非凡公子的兵马对上,再不跟上可就要错过一场大戏了。

 

百炼生脸色一沉,迅速运起轻功向前奔去,把八趾麒麟孤零零地留在了最后。

八趾麒麟在后方慢悠悠地走着,看着百炼生远去的背影,心内突然有种带着一点点凄凉的落寞感。

大概……这就是“徒大不中留”的感觉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