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创始者X百炼生】布道12 下

12 参商(下)


来到关押奚东城的山谷已是晌午,山谷深处阴风阵阵,暗影重重。

 

只见有一人静坐溪边,神色淡然,气质超脱,似端坐蒲团,心如明镜。

此人又正是奚东城。

这样的他,很难将其与之前的阴险小人联系起来。

 

“你变得很平静。”百炼生缓步来到他身后,说道。

 

“此地无人打扰,是环境清静,不是我清静。”

 

“你一人困在此地,不求我救你?”

 

“吾命在天,若死,也只是弥补我罪过的千分之一。况且此地也没什么不好,若心情安宁,戾地就是祥和天。如果心情不安,就算锦衣玉食还是烦闷操劳,有如身在第一坎坷地狱。”

 

毫无破绽的回答让百炼生皱起了眉头。

相信以秦假仙的阅历,世上少有人能欺骗得了他,可是此人……这种宁静超脱的气质并非像是伪装,可是这几天之内,前后判若两人,就算是顿悟也不可能有如此修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你可知你为何会落到这种地步?”

 

“哎,这是因为我对创世者一害再害,处处置他于死地。一开始我与他毫无牵连,可是有次我在君子联盟参与围杀创世者失败,被掌门惩罚断手断脚,由此对他心生怨恨。但现在想来,我怎有资格恨他?追根究底,皆是我自己执迷不悟,堪不破迷障。”

 

 “你这些话可是真心?”

 

那人淡然笑道:

“我的话是真是假,智者自能判断。如果你认定是假,那就是假好了。”

 

自己……真该相信他么?

一刹那,脑中又浮现出死门加乾宫之象——命中贵人!?所谓贵人,莫不是那突如其来的转折与生机?

当下这个机会,自己是否要赌这一局?

 

“光有悔意还是不够的,我便再指点你一条路。如今创世者向西而行,去救被你所杀的截颅,但他的路上困难重重,你可愿意帮助他?”

 

“我自然是义无反顾!”

 

自己,不妨就信这一次世情人心!

 

 

 

 

走出谷底,又随着零散的行人在官道上走了一段,忽然感到身后异状,一转身拐向一条偏僻小径,一个黑衣覆面的东瀛忍者自暗处现身:

“素还真,君夫人有请。”

他一点头,转身前往影中林方向。

 

半个月前,以君夫人为首的大批东瀛忍者渡海而来,驻扎风迹影中林。他虽已让秦假仙潜入暗探,但终究有许多秘密是秦假仙所接触不到,再加上黑榜七人身份尚未曝光,唯有自己亲自虚与委蛇才有胜算。

君夫人威逼利诱,自己便向其索取了两样宝物作为交换条件,借机假意投诚一窥内幕。这两样宝物,其一便是赠予魔魁的双眼,其二,则是用来交换截颅复生之法的东瀛秘籍。

心内有数,自己以“素还真”之名加入东瀛,这“叛国”一词负担甚重,必会引发多方误解。几番沉浮起落,他并非堪不破名利之人,不求这世间人人皆能谅解自己,唯忧心自己所在意之人的怒颜。

昔日因魔魁之事,他与那人决裂的情形仍历历在目,而这次……又是否会重蹈覆辙?

 

无论如何,素还真终不悔自己的选择,即便是孤绝一生。

 

 

 

*

 

前路茫茫,他走了许久,见不到终点,也见不到任何一人出现。

他暗自生疑,这通往耶摩天的道路不该如此平淡,原本该有的阻碍又在何处呢?

 

一念既起,脚下幻作层层云海,原本的坦途消失无踪。

可是眼前无路,心中却有路,他继续前行,只见一条小船自对面驶来。

 

既在云中,又为何会有船?

念起刹那,天旋地转,己身已溺入汪洋大海。

 

“客人是否要渡船?”船家问道。

他游回船边,正一点头,大海却变为一片荒漠。

 

“客人,沙漠之中不需要渡船,该买些水才是。”

闻言,他忽觉口干舌燥,喝过一杯商人的水后,又向前行去。

 

行至某处,心中又念起,毫无防备喝下陌生人所给之物,当真无碍?

片刻之间,他眼前一黑,头痛欲裂,一身冷汗。

 

“客人,你为何要倒着走路?”

眼前一亮,他恍若大梦初醒,方才的痛苦消失无踪,却发觉自己正奋力倒行,竟已返回石门入口。

 

他摇头,自己断不能被这路上的妖魅怪影所迷惑。定了定心神,不知不觉又见眼前出现一片诡异草地。

入眼处青草郁郁,而细草之上竟悬浮着千钧巨石。

“客人,一支草一点露,每块刻着名字的巨石都代表一个人的命数,若想通过此地,就从这石下爬过去吧。”

 

“大丈夫男子汉,岂能屈身而行?况且吾创世者的命数岂是你们可以掌控的?”

一掌将细草巨石全数摧毁,跨过满地残骸。

 

前方是一处断崖,却有两条通道连接对面山谷。

“客人,这一条黑道一条白道,白道行侠仗义,黑道杀人越货。你是江湖人,必定属于其中一方。你认为自己是哪一方,就走哪一条路。”

 

“杀人越货不是我的作风,行侠仗义我也不屑为之。世间的侠义都太过狭隘,我所追求的乃是人间至道,我有自己的路!”

他闭上双眼,踏上黑白两道中间的虚空,稳步向前。

 

走了许久,耳边传来点点熟悉的笑声。

“创世者,你总算到了目的地。”

 

睁眼所见,身前是一座巍峨壮阔的殿宇。

“这里便是最高光明界?”他问。

 

对方笑道:“没错,你经历重重难关,就是为了来此地见我。你心中在想什么我都知道,你将截颅的尸身放入这炼炉之中吧。”

 

这声音仿佛蛊惑一般,让他不禁照着话中的暗示行动,就如之前数次那般……

之前数次……?

他内心一震。

对了,那人曾告知耶摩天有两名罗汉,为何此地只有一人?

停下手中的动作,他转头问道:“你到底是谁?”

 

对方温柔轻笑几声,又委屈道:“你在怀疑我,你不信我?”

他一怔,这个语调如此熟悉,在记忆中似曾相似,可是……

 

盯着对方那如隔梦中的面孔,随着内心深处某个记忆片段的浮现,眼前的面容渐渐鲜明起来。

对面之人道袍莲冠,温润如玉,嘴角微弯,眼中却是一片哀恸:

“你千里迢迢而来,为何依然不信我?”

 

这人是谁?

为何明明素不相识,感觉却又这般熟悉……

面对那带着哀恸的控诉,自己为何又有深深地愧疚之感?

那种神色,让自己不忍拒绝……

 

“我会达成你所有的心愿,只要你信我……”

对方款款落步身边,轻倚在他怀中,柔声道:“此地只有我们两人,留下来永远陪我,好不好?”

他低头望着怀中的温雅面容,伸手碰触那人皱紧的眉头,没有拒绝。

 

对方舒展了愁颜,牵着他的手,一步步走向巨大的炼炉。

“进了这炼炉便能重生,永登极乐。”

 

永登极乐,这个誓言如此诱人,可是……

他停下脚步,在被深埋的记忆之中,有个声音对自己说:

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你不是他!”他摇了摇头,冷冷问道:“你究竟是谁?”

 

那道袍莲冠的身影逐渐朦胧起来,却有个声音在耳边道: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他灵台一清,拔出背后宝刀向眼前之人砍去。顿时一切烟消云散,阵阵天籁佛乐乍然响起。

 

 

“创世者,你能斩除心魔实属不易,耶摩天之大门为你敞开。”

 

闻言望去,只见背后一黑一白两位罗汉端坐石台,手施无畏印,淡然微笑:

“你想让截颅复活,除了要恢复他的肉体,还要解救他的魂魄。如今他的魂魄被禁在怒瀑精英内,此刀怨灵深重,充满了不平之气,让我们为你化去这刀中戾气吧。”

 

他环视一周,此地充满清圣之感,佛气沛然,两位罗汉也是隐而不露的绝世高人,看来此次绝非之前的心魔作祟。

将刀交给白衣罗汉,黑衣罗汉则抱起截颅尸身走向后方。

 

几个时辰之后,黑衣罗汉带来了完好如初的截颅金身,白衣罗汉却是空手而回。

 

“如何了?”他问。

 

白衣罗汉摇头道:“刀中恶灵蒯武,乃是此怒瀑精英的铸造者。昔日他因小人算计含冤而死,如今怨气不化,不愿往生,更不愿放出拘禁刀中的无辜魂魄。”

见创世者面色沉重,罗汉又道:

“可是事情并非没有解法。他提出一个条件,若那一再加害于你的奚东城能来到此地,自愿放下仇恨为你牺牲,他才肯放出截颅。”

 

创世者闻言,脸色愈加凝重:“这是不可能之事,还不如打断怒瀑精英!”

 

“万万不可,若将刀打断,刀中之魂都将消散,截颅就回魂无望了。世事往往不是你所能预料的,为何不静心等待变数呢?”

 

 

“哼,这不可能!”创世者怒道:“就算他自愿为我牺牲,我也不会领受,他与我的深仇不可能化解!”

奚东城是何种人物,他自己再清楚不过,这种人断无可能堪破心魔来到此地,更偟论还有截颅惨死的冤仇在前。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创世者,你认为不可能之事往往并非绝对。”

黑衣罗汉的声音由门外传来,他走入石室,身后之人竟是方才“绝无可能”的奚东城!

 

奚东城因手脚俱断,此刻又没有轮椅,只能匍匐在地上爬行,一身血汗泥土,让人不禁心生怜悯。他艰难爬到创世者脚边,呜咽道:

“创世者,我无资格求你谅解,唯有一腔愧疚,之前种种皆是我执迷不悟。今日能为你而死,我含笑九泉。”

 

“你认为如此就能取信于我?”

 

“哎……”

奚东城哀叹一声,爬行到怒瀑精英之前,用血迹画下几行大字,随即自戮而亡。

 

“你……!”未想到他居然如此决绝,一直冷眼旁观的创世者一时惊愕,看见地上书写的几行血字,竟愣在原地。

 

“吾罪滔天,不敢自辩。为弥补罪行而死,求仁得仁。吾通过种种考验,来到最高光明天,能见到创世者,已是苍天的怜悯,若是对你有所帮助,此生无憾!”

一阵萤光过后,蒯武的身影再次出现,他对着刀前奚东城所留的遗言感叹道:

“真是想不到,世间竟比我更凄惨,却自愿放下仇恨之人。创世者,你感化了奚东城,你确实令人佩服。”

 

此话虽然句句肺腑,但创世者听在耳中却五味陈杂。

一个被自己认定十恶不赦的小人,今日竟改变得如此彻底,莫非是自己对人性的看法有了偏差……?

如奚东城之流都可以放下深仇大恨为截颅牺牲,而自己……自己竟连所爱之人的过往都无法包容。

想到那夜之后,自己心中挥之不去的妒恨之情,当真是连奚东城都不如了。

今后,自己应该改变做法才是。

 

 

“创世者,我愿意放出截颅的灵魂,但是我希望在这之后,你能找出杀死我的凶手,用怒瀑精英为我报仇。”

 

“我答应你!”

 

截颅魂魄已回,将截颅交予二位罗汉照料之后,创世者背起怒瀑精英踏上归程。但他却未留意到,身后宝刀之中,奚东城那扭曲灵魂的狂妄笑声。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