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创始者X百炼生】布道 13上

 

13无妄(上)

 

 

假意加入东瀛已有数日,君夫人虽处处以礼相待,但却仍存疑心,对他渴求的黑榜名单迟迟不肯相告。

也许对于黑榜之事,自己该另寻他法才是。

另一忧心者,那人去耶摩天已有一段时日,不知是否能顺利突破阻碍……

 

但,就在这时,他却听到一个消息——

昨晚一夜之间,至圣联盟竟被满门灭口!

侥幸逃生者信誓旦旦,是丧心病狂的创世者挟怨而来,手持大刀屠人满门。

 

可是……怎会如此?

依自己对那人的了解,当真难以置信。

创世者近期心性已有转变,不再恣意开杀。况且那人处事一向恩怨分明,就算为截颅之事复仇,也不会殃及无辜之人。更何况此去耶摩天,截颅应当顺利复生才是……

莫非,是耶摩天之行有了变数?

 

无论如何,自己当尽快查清才是。既然那人难觅踪迹,不如先去至圣联盟看看情形……

 

 

心下一沉,正准备出发,一声熟悉的呼喊远远传来,

“哎,百炼生!”

 

只见秦假仙神色慌张地跑到身前,递给他一张帖子:

“百炼生,都麻烦上身了,你还有心情在路上闲逛!”

 

他不解地接来帖子,低头看过,却了然一笑。

 

那是一张请帖,帖上写着:

身为炎黄子孙,是否应该因个人因素,放弃中华的固有文化?

针对此题,尊礼书院教员乐仲道,将在辛丑日,开说原,与武林名人素还真展开辩论。

敬请天下名人到场聆听素还真的答辩。

 

恰逢此刻,这种巧合未免来得刻意。

别人一头雾水,他却内心分明——

自己若是承认放弃中华文化投奔东瀛,叛国之罪无可开脱;但若是否认此事,潜入东瀛的行动又将前功尽弃。

君夫人,你倒是给素某一个好大的难题!

 

“放心吧,此事不用担心。”他平淡笑道。

 

“不用担心?”秦假仙无奈道:

“素还真,你越说没什么好担心,事情就越麻烦。大家兄弟一场,在我面前你不用装得老神在在,其实你很担心对不对?”

 

“哦?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想想以前啊,你和魔魁之事没解释清楚,闹出这么多麻烦来。现在一个魔魁还不够,再加上东瀛,你觉得世人会怎么看待你?我老秦为你卧底东瀛无话可说,但是你是素还真,你是中原正道的标杆,万万不可失去人心呀!”

 

不愧是多年同伴,所言句句肺腑。世人的看法自己自然不在意,可是……

勾结魔魁卖国求荣,这两罪相加,若是那人知晓,不知又会引发怎样的愤怒。

                                        

见素还真脸色微变,秦假仙又转劝道:

“啊……我说素还真,可能也没我说得那么严重。上次魔魁的事是有一页书在才闹这么大,现在他不在,至少正道方面没人会责备你啦……”

 

 

 “一页书”不在?

这次辩论之目的昭然,对方所邀请的人中定然不会遗漏创世者。若创世者灭门至圣联盟的传言为真,恐怕那人性情大变之后,未来的做法连自己都无法预料……

但,素还真所做的决定,依然无人可以改变。

 

“秦假仙你放心,我自会想出应付之法。”

 

秦假仙看着百炼生离去的身影,焦虑地想着,素还真每次说谎的神情都是一个样啊……

 

 

 

*

他一如平日盘腿打坐,沉气脉,入气海,抛却万念,静听气息之出入……

人之一身,由心主之。心如君王,手足为臣卒。若出生入死心不为动,方达化境。

 

可是,他今日竟心现妄念,迟迟堪不破生死关,行于体内的气息开始逐渐燥热起来。

脑中有个声音在呐喊道:

杀!杀!杀!

 

心念一动,眼前似出现昨夜场景——

“你们至圣联盟逞徒行凶,罪大恶极,一个都留不得!”

自己挥动着手中的怒瀑精英,被喷溅的鲜血迷蒙了双眼,将所见到的每个活物一一肢解。

 

待血腥的复仇结束,自己却对着一地尸块茫然起来……

自己不是要去找百炼生,为何会来此地?

而截颅既已复生,自己心中这狂烈的杀念又从何而起?

 

一切都是鬼使神差。

 

杀!杀!杀!向这世间复仇!杀尽每一个悖逆之人!

脑中的声音不甘寂寞。

 

不,不该如此。

他想着。

自己早已决定改变作风,不再轻易开杀,况且……

那人若见自己妄动杀念,也定不赞同……

 

杀!杀!杀!遇佛杀佛,逢祖砍祖!何人敢阻我便杀何人!

 

不!

谁也不能伤害那人!

他在心中呐喊道,顿时心动气散,冷汗涔涔。

 

不知自己为何会有如此危险的想法,竟会想对那人动杀念……

在找到源头之前,或许暂时不要与那人见面好些。

 

睁开双眼,却发现身旁多了一张帖子。

 

 

*

 

辛丑日,开说原。

 

待创世者到达开说原,现场早已人头攒动,座无虚席。

台上之人儒装打扮,年龄已近花甲,全身上下一副酸儒模样,正是今日主办之人“乐仲道”。

台下左方是九大奇人、叶小钗、青阳子等素还真亲友,右方正是易水楼、魔界等一干门派组织,四周则是前来围观的武林人士。

素还真舌灿莲花之能名动天下,有人敢向他挑战也算是奇事,更何况是涉及民族立场。

 

创世者本不关心素还真如何,却在意那个与素还真齐名之人——百世经纶一页书。

对于那一夜发生之事,自己虽已决定不再深究,但“一页书”这三字却被血淋淋地刻在了心头。

不理会在场之人对他恐惧又嫌恶的目光,他兀自在人群之中寻觅起来。

素还真与一页书两人同为中原正道支柱,关于他们的传言自己听得不少,却并未亲眼见闻。可是今天这般场合,素还真之亲友皆数在场,却仍不见一页书之身影,究竟是为何?

 

 

疑虑之间,不知是谁先喊道:“素还真来了!”瞬间,身后人群骚动起来。

“素还真!”

“原来素还真是他?!”

……

 

他转身望去,自人群中远远而来之人,绿玉杖,黄金袋,白银箔,珍珠鞋。

那般熟悉的眼眉……

 

 

 

百炼生知道创世者就在人群之中,却没有回头。

他一路径直走向台上,丝毫不在意众人对他身份曝光之后诧异的神色。

 

待他站定,乐仲道用浑浊的眼神打量他片刻后,问道:

“你是素还真?”

 

“正是。”他屈身一礼:

“但素某不解,阁下为何如此大费周章,召集天下英雄来举办这场辩论?”

 

乐仲道捋着胡须,缓慢却胸有成竹地说道:

“因为老夫要在公开的场面下,揭穿你素还真的丑事。”

 

他却一笑:“哦?素某的丑事,那究竟是何事?”

 

对方也笑了起来,方才浑浊的眼神此刻却露出精光,仿若抓住猎物的野兽那般锐利:

“素还真,你是否承认,你投奔了东瀛?”

 

身为正道之首,隐而再出之后竟叛国投敌?

一时之间,台下众人噤若寒蝉,等待素还真一句答复。

 

他在内心冷冷笑道,好一个尊礼书院,若只是个普通的书院,又怎知晓自己假意投诚东瀛?分明是有人在幕后指使。而这幕后之人,才真正是归属东瀛的叛国者。

也许,自己正可从这尊礼书院下手,查出黑榜之密!

但此时此刻,自己却万万不可否认这投敌之事……

 

 “素某确实投奔了东瀛。”

 

场上顿时一片喧闹,有人不可置信,有人暗自鄙夷,有人不置可否,也有人恶言相向,更有甚者,当场就要冲到台上替天行道。

面对在座众人不一的反应,百炼生神色不变,淡淡道:

“各位请肃静,不管各位如何想法,素某一生是为理想而活,有自己行事的宗旨与目标。”

 

“哼,你的理想就是卖国求荣!你的宗旨就是不择手段伤天害理!你的目标就是追求荣华富贵!”

 

乐仲道说得义愤填膺,台下不少围观之人也大声应和,百炼生却莞尔一笑:

“哦,那请问,我加入东瀛后,究竟做了哪些伤天害理之事?”

 

自己假意投诚虽属事实,但处处行事小心,不可能留下把柄任人威胁,也不可能真正做出危害中原之事。对方仅是抓着自己投敌之事发挥,实际上却没有任何证据。

这也正是他此次辩论的唯一持之有故的地方。

 

“这……”

果不其然,对方含糊其词却没有证据,只好反问道:

“你说投奔东瀛是为了你的理想,那又到底是何理想?”

 

 

话题说到此处已是自己占了先机,他不慌不忙道:

“素某之理想便是了解异邦文化。中土乃泱泱大国,不应该固步自封,多方比较学习才能求进步。深入了解东瀛文化之后,消除双方的膈膜,才有可能将中土的圣王之道传入东瀛,教化夷民,达成世界大同。这不也是儒家一贯的理想吗?”

 

对方显然没有料到他会有如此论调,先是一瞬间的惊愕,随即怒道:

“说得好听!你加入东瀛根本是只是为了东瀛的财富!”

 

百炼生正要回应,却被一个熟悉的背影挡在身后。

 

“以东瀛财富来建设中土,有何不可?”

创世者以极快的速度,在众人不及反应之时来到台上,挡在了他身前。

 

台下因这一变故而有些混乱,他却沉浸在震惊之中——

这人……竟没有发怒?

 

创世者却犹自说道:

“你将理想误导成追求荣华富贵,分明是扭曲了理想二字。素还真投奔东瀛是为了吸收他们的优点,丰富中原的文化。以东瀛财富来建设中土,又有何不可?”

 

乐仲道本就处于下风,此时又被突然出现的创世者压制了气势:

“这……依我所见,素还真没这种情操……”

 

“哼,你没资格说这句话,你自己又为中土付出了多少?”

 

见对方哑口无言,创世者继续道:

“你自己没任何付出就没资格指责他人!在场诸位也可扪心自问,自己是否曾为武林出过一丝气力?过去武林混乱的时候你们都在哪里?还不是素还真一人奔波劳碌!我一向欣赏为理想而活之人,当然也看不过有人污蔑他人的理想!”

 

原来……竟是自己多虑了么……

看着那巍峨的背影,百炼生的内心有一丝柔软。

现在的“创世者”,果然不同于以往的“一页书”,当真是个可托付之人。

但是……自己去过被灭门的至圣联盟,满地尸体上所用的刀法又确实是创世者所为无误。

这其中到底有何缘故?

 

思虑之间,却听创世者说道:

“现在事情既已解决,大家便散会吧。若再留下,就是与吾创世者为敌!”

 

“你……你没权利让人散会!”乐仲道不甘喊道。

 

“哦,是吗?”

创世者却一转身,冷冷睥睨台下众人,一股天生的庄严霸气夹杂着凛冽杀意,令人不敢直视。

 

“耶……对啊,散会散会啦!”

“对对,这种辩论太无聊,大家回去吧。”

“没意思,走吧!”

…………

 

原本水泄不通的会场如今只剩下零落几人,这是乐仲道拦也拦不住的。

 

“素还真,虽然今日我无法揭穿你,但我不会放弃,总有一天会搜集你的罪证,公诸武林!”

 

“哼,在那之前先烦恼你自己吧,今夜创世者会去拜访你。”

创世者也不再多言,转身便走。

 

想到至圣联盟之事,百炼生急忙向前追去。

“创世者,请留步!”

 

那人转过身来,那以往对自己温暖的眼神之中,却露出藏掖不住的狂热杀意,让他将即将出口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这种眼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人盯着他片刻,也没有说话。随即,嘴角却浮现一丝奸诡地狞笑。

声如鬼魅。

 

他说:“素还真,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