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创始者X百炼生】布道 15(本篇完)

15 未济

 

 

擎天之手远渡重洋,江湖风波更加狂乱。原本惮于素还真威名的野心家,此时已毫无顾忌地蔓延了肢爪,逐步削减正道势力。

 

几日之内,无忌天子殁,青阳子断足,神鹤佐木伤,神秘剑客中毒,八趾麒麟被俘,业途灵亡,中原群侠元气大伤。

 

而素续缘被囚冷水坑,已逾三日。

 

三日之内,创世者数次欲闯冷水坑救人,可是那地阴气极盛,冰霜冻骨,普通人入内无一不被寒气侵蚀,冻体爆亡。

青阳子之双足也是在此洞内被断。

他虽根基深厚,可是功体却偏阳刚,正好被此地阴冷之气克制。入洞后虽不至于被困,可是功力却只能自保,无法分暇顾及他人。

他曾在那人面前亲口做下保证,绝不可能弃素续缘于不顾。可是如今情形……

 

此时若有神兵利器在手便好……

他有些怀念那把怒瀑精英,莫召奴虽称刀已毁去,可难说不是借口而已。思虑之中,脚步便向心筑情巢方向行去。

 

 

 

日落时分,夕阳西照。

待行至心筑情巢数里之处,他突觉眼前一亮,前方一片天空被映成了奇异又璀璨的金色。

抬眼望去,竟是一尾金色长龙在此处游走,器宇轩昂,威震天地。

 

龙的气息带着一股特殊的震撼力,让方圆之内的生物无不肃然起敬,俯首称臣。一时之间,他身边居然寂静到蒸腾,耳边似乎只充斥着神龙的长啸。

 

创世者内心一荡,急忙收敛了心神。

他知道,这龙形之物并非神龙本体,而是那古老的生物死后,遗留人世间的一点气息罢了。

虽只是气息,其中力量却依旧超越了世人的想象。

而他初见这龙气,内心却有隐隐熟悉之感……

 

随着夕阳渐弱,龙啸之声也渐渐消散。神龙一甩长尾,回巢而去。创世者见状,迅速运起轻功,急追龙气。

 

 

 

今日的心筑情巢一如往日平静,亭内的无名宝刀也依旧寒光凛冽。

莫召奴在飞光亭外持扇而立,注目着天边一缕金色光华。片刻后,一尾长龙由光华中腾飞而来,在庭院之中翻腾数圈,最后静静地萦绕在了无名之上。

 

身后有人追随着龙气而来,莫召奴早已发觉,却并未转身。

他只对着无名宝刀温柔一笑,似是安抚方才外出而归的神龙。

 

“这是你的刀?”

来者正是创世者。他日前留宿此地时,却并未刻意留心这把宝刀的特殊之处。

今日一见,甚是好奇。

 

“你错了。”莫召奴轻展折扇,也不责问创世者无故闯入,仍是注目着无名:

“此刀并无主人,我将它放置在此,只是是为了暂时保护它,让它自己寻找主人。”

刀是死物,自是不会寻人。能认人的,只是那道龙气而已……

 

“它要如何认主?”

 

 “哈……我在此地护它多年,日日温柔以待。它敬我如友,却不曾倾心于我。而你……”

他转身,轻摇了手中折扇,带了点冷峻与不甘:

“今日,你若能自信让神龙点头,此刀便归你所有。如何?”

 

闻言,创世者一挑眉,直直步入飞光亭内。闭起双眼,默默感受着刀中散发的杀意。

他沉气屏息,不多时,一股凛然之气由周身散发而出,竟逐渐压制住了宝刀的杀气。熟悉的龙气自刀中绵延而出,盘旋在他身边。虽是如常耀目,却是气势偏弱,已有臣服之意。

 

他一睁眼,注视身边环绕的金龙,凛然之意威慑方寸天地:

“你还不点头?”

 

神龙缓缓低下高贵的头颅,又游走徘徊在他胸前,甚是缱绻。

 

“这把刀已有主人了。”

创世者一伸手,神龙不舍地回转宝刀之中。

“神龙点头,它已归我所有。”

 

“我原本以为……它早晚会成为我的……”

莫召奴静静地目睹一切,一点遗憾,一点眷恋:

“没想到,它最终的选择依然是你……”

今日一见,此人气度大胜以往。即便之前对眼前之人有再多腹诽之处,却是令自己刮目相看了,也无怪神龙属意于他……

 

“今日之后,我依旧会善待它。”

 

 

“是我该向你贺喜。”

纵使心中有再多不舍,也终究是该放手。

 

“保护它的责任已了,希望你能善用无名,莫辜负了它的一片心意。”

龙气如人,那人多年来不愿收回这道龙气,原以为自己仍存一线希望。可如今这着看来,这数年布局莫不是为了今日之变…… 

 

可即便如此,自己依然无法拒绝那人的任何要求。

白莲啊白莲,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呢?

哈……

 

创世者将刀背起,在夕阳最后一道余晖中踏出心筑情巢。

莫召奴看着空空如也的飞光亭,突觉一片孤寂。

 

神龙已随创世去,心灰情冷独还巢……

 

 

 

创世者带着无名再入冷水坑,拖延了这些时日,不知素续缘是否平安……

一踏入洞内,刺骨的寒气便萦绕周身,但这一次刀中龙气似有所感,金色的神龙散发出温暖的光芒将他护住,使洞内的阴冷之气无法侵袭。

在龙气护持之下,脚下寒冰融化成水,前路慢慢呈现眼前。

 

继续向前深入,寒气渐渐褪去,却有阵阵热浪袭来,狭窄小路几番回转之后,眼前出现了一座峡谷。这谷内温度炽热无比,热气带起了衣物稍许焦灼的气味,他不得不再次运功护持自身。继续向前,只见峡谷之下火光映天,似有炙热的岩浆翻滚而上,对比方才的寒气正是冰火两重。

一时之间想不出通过峡谷的方法,他站在原地思索着。

突然,翻滚的岩浆之中有一颗巨大的火球向他袭来,燃烧成青色的火焰眨眼之间便闪到眼前。就在他尚不及回应之时,刀中金色龙气再出,神龙腾空,竟是将火球全数吞噬。

 

吞噬了能量的神龙不急着返回刀中,却在他周身盘旋不止,发出阵阵长啸之声。啸声引发谷内石壁震动不已,也带起了他内心莫名的震撼。

似乎……有怪异的声音在脑中共鸣着……

 

创世者注视着游走的龙气,内心的震撼越来越强烈,记忆的枷锁仿若出现了裂痕。他向眼前熟悉的龙气伸出了手,神龙停止盘旋,却在他眼中化作一道金光,扑面而来。

 

来不及闪避,他似被施了定身术那般移动不了半步,眼中只有一片金色光芒……

 

“前辈……一页书前辈……”

在苍茫的金色光华之中,他听到一个声音。

 

不知为何,没有任何理由地,他便知道那是呼唤自己。

自己是……一页书?

 

“一页书前辈……”

在那个声音引导下,点点回忆自失去了加锁的意识中流泻而出,脑中的迷雾逐渐消散,他从未觉得心中如此空明,又如此充实……

 

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无生忍,今于此界,摄念佛人,归于净土。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

 

心中默念经文,眼前金色光华业已褪去,而他却从炼狱历劫重生,独留眉间一点鲜红朱砂。

 

“前辈,你如何了?”

他闻声一愣,却见那个黑发少年站在自己身边,周身亦有金龙护持,看来是带着那人意念的龙气已将人救出。

 

“我无事。”

 

他带着素续缘向洞外走去,少年明显感觉他与往日不同,又说不出到底是何处迥异。

 

“你先回琉璃仙境,我还有其他事情待办。”

 

素续缘看着创世者远去的背影,突然想起——

那额间的朱砂,那样的神态,分明是百世经纶的样子……

 

 

 

云渡山。

身体仿佛有着自己的意志般,带着他回到了云渡山。

 

这自己原本厌恶的所在,原本鄙夷的所在……如今的一草一木都如此亲切,清净的空气使他身心平和。禅坐石台之上,他望着这有些破败之地的一切,心中忽有万千感触……

 

在此地,有自己最不愿舍弃的过往,亦有自己最欲摒弃的罪孽。

一切皆因情起,让他与那人一而再再而三地互相伤害,两人都千疮百孔,不忍回视。可无论是怎样逃避,如何遮掩,越是不愿曝光的暗伤,越是能叫人痛入骨髓,痛彻心扉。

 

如今经历这般许多,他已能看开,却无法放下。

看开的是佛是戒,放不下的,却是对那一人的深情。

 

佛不诵经,佛不持戒,佛不犯戒。佛无持戒,亦不造善恶。若欲觅佛,须是见性,见性即是佛。

我即是佛,佛即是我,我悟我道。

 

对于那人的感情,他已释然,不再自困于心。但自己曾对那人做出的伤害,他则愿用今后漫长的时光去一一弥补。

 

此生无悔。

 

 

*

 

 

吞日涡海岸边,今日正是素还真返回中原之日。

他看见有一人黑色道袍,银发莲冠,嘴角带着一丝熟悉的笑容。

 

“前辈。”那人说道:“我回来了。”

回来的不是百炼生,而是素还真。

 

“我也回来了。”

他已不是创世者,却是百世经纶。

 

一切回到了轮回之初,或许是结局,也或许是另一个开端。

 

正所谓用九,群龙无首之卦,或是吉象。

 


评论(10)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