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雁默】 同居三十题(上)

(一个不会写文的人突然找到了第二春←什么鬼)




(一点都不知道在写什么鬼的)同居三十题


警告:带一点(乱七八糟的)科幻设定(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主要写同居)
逻辑(极其)不严谨
OOC,雷

想到哪写到哪

作者从来不写大纲







1、相同入眠(好像不太切题不过好歹是“拥”了也“眠”了……)


默苍离睁开眼,看到了屋顶淡绿色的花纹。
房间里的光不是很亮,深绿色的遮光窗帘外透不出光来,他一时也无法分辨现在是白天还是夜晚。
随即,脑中一片混乱,各种记忆画面分沓而至,令他不禁皱了眉。
重新闭上眼睛,他给自己些许时间理清思绪。
静下心后,他发现了耳边不属于自己的另一道清浅的呼吸声。

一个成年男子,红发,黑衣,肩膀宽阔,一手揽住他的腰睡在身边。

即使数年未见,即便身形与面部轮廓都有改变,他也一眼便认出了对方。
不甚明亮的灯光映照出对方眼下的阴影,那人似是十分疲惫,并未发现他醒来的动作。

他掀开被子,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白色短褂,也不费心找去找鞋,便赤着脚轻声绕过那人走到门口。
门上没有把手,手指轻触门便自动开启,有些刺目的白光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
   
门外一个很大的广场,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白色光柱,有三三两两身着白大褂的人影在四周走动。

他慢慢走了出去,也许是卧床有些时日,让他觉得脚步有些虚浮,深深浅浅,又感受不到地板该有的温度。

这是哪里,自己是如何复活的。
他并不着急知道这些。
那个人既然把他带到这里,想必已经做下了安排

“师尊……”
他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身体被拥入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

“上官鸿信”
身后的人听到了这个称呼,拥著他的手臂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更加小心翼翼起来。

他就着这个姿势没有动,在两人都沉默了片刻后说道:
 “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说服我,活下去的理由。”

“不需要。”
身后的人贴在他耳边轻笑了一声,随后,意识突然被一个开关掐断一般,陷入了一片虚无。




2、接对方回家(正确的说法是:意图想接对方回家)

“师尊想不想去外面看看?”

他坐在床头,床边深绿色的窗帘被拉开,窗外蓝色的夕阳极为柔和。
或许这里并不是地球。
亦或许,这个窗户都只是个全息投影的屏幕。
但是,就算如此又能如何呢?

“无所谓。”他说。

“再过几日师尊就可以出院了,不用着急。”
他没有去看对方的表情,依然扭着头看着窗外,任对方拿着发梳一点点地帮他梳理长发。

“徒儿把一切都布置好了,都是师尊喜欢的样子,像在羽国时那样……”
对方放下了手中的发丝,又将手指插入发根帮他轻轻地按摩头皮。

他闭上眼睛,放松的状态让他不自觉的轻哼了一声。

按揉的手蓦地停了一下,又继续向下按捏颈部。
“这次只有师尊和我两个人……我们两个人的家,我接师尊回去后,师尊一定会喜欢的……”

“随便你。”他说。





3 一同外出购物(结果啥也没买)

出院那天,上官鸿信没有先带他回家,却是带他去了商场。
遍布城市的巨大传送光柱成为了出行方式的主流,还有与之前生活环境不同的重力让他稍微有些不适。

“师尊可以选一些东西来布置……我们的家。”
那人稳稳地拉着他的手,带他缓缓漫步。

这里也许是火星,也许不在太阳系,科技或许远超自己生前的时代几个世纪。
时间与空间的刻度在他脑中已无法准确落下位置。

他突然停了下来,将手从对方的掌中抽出。
“我已说过无所谓。况且……你还未说服我。”

那一刻,他看见对方金色眼眸中的兴奋的光彩瞬间黯淡下去,

对于生存毫无执念的人,对于生活也是冷淡至极。






4早安吻(居然没有走火什么的十分不合常理呀!)

“师尊,早安。”

他听到声音的时候还未清醒,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随口应了一声:
“嗯……”

一个带着热度的吻轻轻印在了他的唇上,随即又迅速分开。

   “师尊……”

   他没有再理会,闭着眼想要继续睡去。

   那个吻重新落到他唇上,却没有像方才那样滑过,而是停留着徐徐摩挲,随后转为轻柔地吸吮,湿热地舔舐……

“够了。”他睁开眼微微转头,避开对方唇舌的追逐。

对方没有再继续下去,转而将头埋在他的颈间,吃吃地笑了起来:
“从第一次见到师尊的那一刻起,徒儿就在想……终会有这么一天,在我和师尊两个人的家里,在我们的房间,我们的床上……在这床上的第一天,师尊醒来的第一眼,必然是看着我的……”

说罢,那人抬起头来,伸出手将他的脸拨向自己,深深地望着他的双眼。
“师尊……真好……现在你的眼里有我,而且只有我……”





5出浴后的怦然心跳(……貌似十分切题)

默苍离一向对各种情况的适应力极强,以不变应万变,但这不包括他能淡然接受对方帮自己洗浴,特别是在自己清醒,恢复自理能力之后。

上官鸿信准备的这个居所空间很大,但是因为各种都有安装智能家居的缘故,即便只有两个人也并没有带来不便。

在拒绝了对方与他一同进入浴室的提议后,对方也没有坚持,帮他设定好洗浴用的各项数值后便安静地离开了。

他披散着头发站在沐浴间内,轻缓的水流带着舒适的温度喷洒下来。
他闭着眼,慢慢按揉过自己的脖颈,没有任何伤痕。随即向下拂过自己的胸口,腹部……依旧是完好如初。
手指转向头顶,一寸寸地按过头皮,却在脑后某处发现了一个微小的凹陷。

这会是这具完美身体上的缺陷么?
不。
恰恰是这个痕迹,才促使这个躯壳符合那人心中的“完美”。

意识的混沌如同他清醒的第一日那般席卷而来,仿若一滴水被溶于大海深处,看似自由广阔,实则在千万年、亿万年的静谧中一成不变,无处可退。

“师尊……”
他的意识被从混沌的深海中拉了回来。

对方唤着他,眉眼与自己靠得极近,却毫无焦急或是惊慌的表情,反而微微勾了嘴角,笑道:
“这里只有我与师尊两人,师尊又何必防我……”
“况且……”

他对这种靠的太近导致的压迫感有些不适,微微挣动,却发现自己未着片缕地被压在床上。

“师尊这具身体,从内到外,徒儿都比师尊自己要熟悉得多。师尊若想知道些什么,大可直接问……”
对方低下头,在他颈间落下一串绵密的轻吻。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自己的猜想被确定后,他也不再反抗:
“这样的身体,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师尊’,就是你想要的?”

对方没有回答,却把吻落在了他的心口。
 “怎样都好……”
那人将头枕在在胸口,笑道:
“怎样都好……无论怎样都无所谓……其实这样也好……只要师尊在我身边便好……”

“你真是……无聊至极。” 




6 午睡

默苍离每次醒来,都要花些精力来确认时间问题。
醒来的时间,与上一次自己有记忆的时间。

上官鸿信以他身体未完全康复为理由,帮他设置了每日下午与夜晚入睡的时段,时间一到室内光线便会转暗为适宜入睡的环境。
下午午睡一小时,晚上8小时,两人一同规律作息。

但总有些反常的地方。

上次独自洗浴让他确定了自己脑中被植入了监控芯片,一旦心生轻生的念头便会被强行阻断思考与行动能力。
然而,这个意识断片的时间持续多久,要用什么方式才能恢复,他却一直不敢肯定。

他试验过多次,依照刻意起念失去意识的时间与恢复意识的时间推算,有时候是半小时,有时是2小时,有时甚至是10秒内。
至于恢复的方式,他只知道每次醒来时上官鸿信都会在他身边。然而这间居所只有他们两人,而他们两人日夜朝夕相对……

后来,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计算方式本就是个错误——依照智能家居控制的电子钟来计算时间,本就是个漏洞。
然而他并没有得到其他计时或是通信工具。

这一天他醒来,脑中一片模糊,分不清是日是夜。电子钟显示的时间正是他午睡本该结束的时刻。
他坐起身,拒绝了那人帮他打理长发的要求,自己从枕下慢慢摸出绑发的绳子。

他摸着绳子上的绳结,慢慢将长发绑成一束。

发绳上有他用绳结记下的时间,上一次有记忆的时间,比电子钟的时间正晚2秒。

而日期无变。

原来出错的不是时间,而是他脑中对时间的感知。



7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上官鸿信为他搬来一些植物,还有一些植物图鉴。

植物的样式倒是他没见过的,他清醒的时段里便研究着这些植物来打发时间。

自从不再刻意切断意识后,他清醒的时间倒是越来越长了,也表现出对外物的兴趣。
那人看起来也很高兴。

这天午睡后,他坐在窗边,就着蓝色的阳光拨动着一个花苞。
花苞下半部分在营养液里伸展出红色的根茎,上半部分却跟着阳光移动努力探出绿色的球体。
上官鸿信在他身边,倚靠着他坐在了地板上,将头枕上他的双腿,眯着眼静静地望着他。

“你为什么在这里?”他突然说道。

那人转了转头,将下巴靠在他膝上,笑道:
“我一直都在这里,师尊现在才知道么?”

“我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人笑出了声。
“师尊这是嫌弃我,要赶我走么?”

“上官鸿信,我不重复第三遍。”

那人却沉默了,将头枕回他腿上,又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腰。
半晌后,才说道:
“能与师尊在一起,即便要用我十年的寿命来换这样的一天,也是甘之如饴……更何况……”

“更何况,是用一天来换十年,或者是更多?”默苍离冷冷说道。

“是,也不是。”
那人将头蹭到他的腰间,隔着淡绿色的衬衣在他腰间的皮肉上轻咬了一口,留下一小块濡湿的牙印。
“师尊不妨再继续猜猜?时间还有很多……”

默苍离却不想理他,扔下四个字;
“玩物丧志。”


8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师尊想要个孩子么?”有一天,那人突然问道;
“我和师尊两个人的孩子,我们的孩子,这样是不是很好?”

“这种事,你想做的话,并不需要来问我。”
上官鸿信发现了他对那些植物的兴趣,为他准备了一个温室,与更多的植物,他可以花上一整个白天与植物待在一起。
而他依旧并不太将心力花在唯一能与他说话的人身上。

“这种事,师尊的意见当然最重要,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

“我的意见对你来说,真的重要么?”
那株红色根茎的植物长大了些,默苍离将它搬到了温室,换了个更大的容器,注视着那些根茎如同血脉一般在透明的液体中延绵伸展。

“在你擅自复活我的时候,可有问过我的意愿。还是说在这种时候……你觉得所谓的孩子比我重要,所以需要这虚伪的询问?”

“……师尊……”

“你大可以一如寻常,做你想做的。我现在并没有能力反抗你的意愿,不是么?”

“师尊,你在怪我么?”
那人的声音不见恼怒,却带了些兴奋;
“怪我也好……师尊怪我恼我,说明心里是有徒儿的……”

那人说着,突然走上前来将他紧紧抱住。他受了力脚下不稳,向后退了几步,直到后脑碰上了温室的玻璃墙。
他正好对上了那人的眼神,激动,压抑,神采奕奕,又有无法忽视的荒芜黑暗。

“上官鸿信。”他没有移开目光,认真道:
“我不需要生命的延续,任何形式的。也不要试图用这种方式来拘束我。”

大概是默苍离难得认真对他说话,那人痴痴地盯着他的双眼沉迷了片刻,才说道:
“师尊自然是不需要,但是我想要……做梦都想要……哪怕是一个虚幻的影子……”

默苍离冷笑道:“痴愚。”




————TBC————

有没有(下)完全看缘分……_(:з」∠)_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