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霹雳同人】(书素)白夜

(本文收录于书素同人小说本《心似莲花开》,淘宝通贩地址请戳http://item.taobao.com/item.htm?_u=31bo5c9d34d&id=21094224256)


白夜

 

他的眼前有一朵花。

正确的说,是一朵牡丹花。

更细一点,他还可以说出,这朵花名唤“胭脂红”,是洛阳牡丹中的名品。

可是,就算他对牡丹有那么一点研究,也不代表他会对这朵花产生什么超乎于“观赏”之外的感情。

更何况这枝牡丹红得如此——妖冶!

没错,就是妖冶。

这层层叠叠的花瓣红得好似少女面容上的胭脂一般,这也正是“胭脂红”名字的由来。

一朵妖冶的牡丹在他眼前晃了半个时辰,他觉得自己已经有点头晕了。

 

用折扇挡住这个不断在他眼前闪动的物体,他默默叹了一口气,开口道:

“你叫我到这来,就是为了给我看这朵花?”

“咦?看花?”

对方竟然很疑惑地拿着手里的花反复看了几眼,眨了眨眼睛,再看向他,很平静地说:

“你误会了,我怎么会无聊到专程让你来看花?”

“原来是我误会了,那你让我来的目的是为何?”

不是看花,那人有必要拿着那朵妖冶的花不说话,在他眼前晃上半个时辰么?

 

“嗯,当然不是看花,我只是想让你把它戴到头上而已。“

 

他觉得自己的嘴角此刻一定是在抽筋。

 

这人……身份一变怎么连喜好都变了……?

而且还变得如此——恶俗?

 

没错,就是恶俗!

默默在内心把那人的品味连同那朵不幸被他看上的花一起鄙视了一遍。

 

“几日不见,你的兴趣变得更加奇特了呀——步。兄!”

说到最后两字的时候,他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虽然他自己真的没发现。

 

“耶~贤弟过奖了,吾步怀真一向是走在武林最前端的人~”

 

“贤弟”这个称呼让他起了一声鸡皮疙瘩。

对方还很配合地开始为刚才的”夸奖“开始脸红起来。

 

“我这一身儒装不适合如此鲜艳的花,还是让给步先生你吧。“

他摇了摇手里的扇子,有点无奈。

 

“哎哎,我也觉得很合适,于是就为我自己也留了一朵。这朵是专门为你准备的,素先生不用客气。”

 

那人倒还真的转身又拿出一朵一样的花,插在了自个头上,歪着头,向他回眸一笑。

 

素还真此时已经不是一般的庆幸。

而是,非常,非常地庆幸。

庆幸自己手里还有一把折扇。

虽然不大,但是可以遮住自己的脸和眼前视线。

实在不行,还可以当作杀人灭口的工具。

不然用来自我了断也不错。

他想。

 

“步先生和这朵胭脂红搭配得很,但是素某——就不必了。”

他用扇子遮住脸上有点僵硬的表情,

 

“哎呀,那可不成,我知道你一定会戴的!“

那人说得信誓旦旦。

 

“先生是如何肯定素某一定会戴?“

“吾昨晚上占卜了很久,每次结果都显示你一定会戴!“

没听说过此人何时学会占卜了。

“敢问这位先知,是如何占卜的?“

 

对方听闻,眼睛一亮,一蹦一跳到他面前。
“这位公子有兴趣的话,本先知可以现场演示一遍,不收你观摩费用如何?“

 

他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只见那人不知从哪又摸出一朵粉色的牡丹,蹲在一边开始扯花瓣。

“他会戴,他不会戴……他会戴,他不会戴……”

“……他不会戴……咦?怎么和昨天不一样?再来一遍!”

“他会戴,他不会戴……他会戴,他不会戴……”

……

……

 

素还真觉得自己的头更晕了。

 

“……他会戴……啊!这次终于对了!”

 

望着满地的粉色花瓣和那人兴奋的神情,他再次黑线道:

“没想到步前辈还是辣手摧花的个中强手。”

 

那人拍了拍手,站起身凑到他面前。

“嘿嘿,公子过奖了。在下不敢辣手摧莲,只好找其他花来代替了。”

说完后一脸惋惜地盯着他。

刚才那些粉色花朵名唤“似荷莲”,虽是牡丹却外表形似莲花。

这话,听起来还真是别有深意啊!

 

想到这里,拿着扇子的手越握越紧,终于——

只听“咔嚓”一声,手中的折扇不小心被自己折断了。

 

素还真在内心严肃反省了自己这一时冲动的行为。

冲动是魔鬼,冲动的后果很严重。

这直接导致了他没有扇子可以遮挡一直抽搐的表情。

 

“看到兄台如此悠闲,素某又有要事待办,恕素某先行一步了。”

他转身要走。

至少先回去换把扇子再说。

 

“你还没戴上花呢”

装作没听见。

“你平时也习惯戴花在头上,换一朵其他品种的如何?“

这是两回事吧。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啊~“

有这种报法么?

“这位先生?“

“公子?“

 “素兄!“

……

 

黑线。

素还真更加坚定了化光逃走的决心。

 

刚向前几步,却被一股力量从后面拉扯住,随后倒进了一个怀抱里。

顿时身体变得和表情一样僵硬。

 

“真的不想戴?”

他扭头不理会。

“这可真真是……伤了我脆弱的心。我一伤心就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来,你说要怎么办?”

 

一滴冷汗。

能怎么办?

要怎么办?

难道还会用强的不成?

 

“前辈觉得当如何便如何罢。”

他其实很想翻白眼。

 

“这样罢,吾不准你再拒绝。”

“啊?”

刚想发问,手里被塞进一个锦囊。

 

锦囊是用红色的锦缎缝制,系着红色的丝线,里面装着一粒红色的相思子。

 

——这人最近的品味总是离不开红色么?

他其实很想吐槽,可是不敢。

乖乖地把锦囊塞到怀里。

 

“下面是不是还要我问你,为何会送我这个?”

“嗯,不错,不愧是吾承认的天下第二聪明人,这么了解吾的心意。”

默默扭开头——

就知道会是这样。

 

“那么请问天下第一聪明的步先生,为何要送素某这个锦囊?”

“嗯,想吾步怀真博览群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

“步兄,很多了,请说重点。”

“咳咳,重点其实就是——这个啦!”

 

那是一纸信笺,上书:

豆一粒,人一囊,红豆双贮锦囊,故人天一方。

似心房,当心房,偎着心房密密藏,莫教离恨长。

 

他看完后,更加怀念那把折断的扇子了。

因为他竟然觉得自己有一点脸红。

 

“素某还是先回去好了。”

回去拿扇子……

 

但是袖子又被扯住。

“今日是七夕,你怎么忍心留下吾一人?”

“素某不是姑娘家,不需要乞巧。”

 

却听见撕拉一声,那人把他的衣袖给撕了下来。

他有些目瞪口呆。

 

“如果吾不小心把你的衣服都给撕了,那要怎么办?你又不会女红……”

 

某人只好默默回头。

手里连刚才那折断的扇子都没有了。

因为已经被他捏成了粉末。

 

今天风很大。

他才一点都不想又在这种荒山野地里被扒光。

默默坐回原地。

旁边那人一脸陶醉地仰望天空:

“有情人能在七夕时一起看星星,真是人间美事啊,你看这牛郎星,看这织女星,看这银河……”

他抬起头,阳光仍然亮得刺眼。

“……步先生慧眼穿云的功力倒是越来越好了。”

 

“……冷静如我都不禁为这份感情黯然神伤,这让我又想起了小时候邻居家的阿花……”

喂,这邻居家的阿花是哪来的?

 

“……那年七夕,当我目送阿花奔跑向村头王老家的大黄身边时,我知道阿花已经不再属于我一个人了……”

 

“……步先生的感情经历还真是丰富啊。“

啧,会信你这故事——那就奇了!

 

“……从此我脆弱的内心有了阴影,为了安慰我受伤的心灵,我一只盼望在这一天能和心爱的人一起……“

他打了个哈欠,今天没带耳塞出来真是一大失误。

 

“……所以七夕的夜晚就是留给有情人做那快乐事,你说是不是啊,素贤弟?“

是,是什么?

被“素贤弟“这个称呼雷得浑身颤抖的某人,刚从昏昏欲睡中清醒过来。

 

“星光如此灿烂,月色如此柔和,连我都不禁佩服自己,选了如此浪漫有情调的地方……“

 

“……步兄,现在是光天化日之下……“

哪来的星光月色和浪漫情调了?

 

“贤弟多虑了,吾一向考虑周全,看吾连要用到的工具都备好了。”

 

他看到了一个针线包在眼前晃。

打了个寒战。

这究竟在暗示什么?

 

“没想到吾之细心让贤弟如此感动,让吾再次佩服起自己的聪明才智……”

 

这明明是被吓出来的吧。

想到自己在荒山野地的寒风之中光着身子缝补衣服的悲凉情形,某人眼前一黑……

 

 

 

 

 

第二天,琉璃仙境里——

 

“你你你……你不是素还真,你究竟是谁?”

某人的好友兼管家拿着扫把,对着站在大门口的人吼道。

此人虽然双眼红肿,衣冠散乱,却观相貌却正是素还真无疑。

可是……依然是有那么点不同。

比如,他的外衣是拙劣的针法重新缝补过的。

再比如,他手里拿了个针线包……

 

“素还真怎么可能会拿针线包,你绝对是假的!!!”

 

某人含泪无语问苍天……

 

 

 

 

 

 

 

之后

有人提问:关于红豆的那首诗是步先生自己写的吗?为什么怎么看起来这么穿越?

嗯,下面把时间交给天下第一聪明的步先生——

步:说起那首诗嘛,就要从这本书说起。

(从怀里掏出一本从封面封底到内页都是黄颜色的书,封面上书《穿越作品集》)

这本书里有许多聪明如吾都未见过的诗文,真乃天下奇书啊!

问:步先生是从哪里得到这本奇书的?

步:在叶口月人的基地附近……作者硬塞给我的。

(作者:我错了……我不该用这首穿越的诗……QAQ

其实本文是一篇穿越文!!)

 

 

另一个问题:步先生故事里提到的阿花是谁?

步:曾经,有一只可爱的阿花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

如今,我再也看不到它扑进我的怀里抢肉骨头了……

 

问题之三:某人真的在荒山野地的寒风之中光着身子缝补衣服一整晚吗?

步:这怎么可能!!吾怎么会做这么惨无人道惨绝人寰人伦沮丧的事情!!

 

事实的真相是……

某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暖风之中穿着另一个人的衣服缝补衣服一整天加一整晚……

步:没想到在月下穿针引线也别有情趣,此时吾才真正深刻感受到乞巧的真谛!

某人红着眼在旁边默默捏扇子……


评论

热度(11)

  1. 雪雷鹰gzyx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