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创始者X百炼生】布道8 下

8坎水 (下)

创世者自山顶向下缓缓降落。

这八口山内部原本就是炽热无比,方才他又将八个洞口完全封住,使得炎热之气不断上升,越往下越是空气稀薄,胎衣所在的底层甚至是真空状态。

 

 

为抗衡稀薄的气体与真空环境,他只好不断加大护身气劲的力度,让自己能向下而不被压力冲出山外。但越是接近底部,周身所感受的压力越是巨大。自己虽是极力维持护身气劲,但功体仍是难挡自然之力。

不刻间,体表血管难堪重荷,血脉贲张之下竟开始纷纷破裂,裸露在外的皮肤也染上丝丝艳红。

 

感受到自身变化,创世者不禁冷汗涔涔——

此地极险,若不在一刻间内找出胎衣,自己将血脉爆裂,届时死期至矣。

唯今只有咬紧牙关,尽力一搏了!

 

 

创世者在山内举步维艰,八口山外却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常。

胎衣所在八口山一事早已人尽皆知,料想创世者必会前来取物,有心人纷纷在山附近设下眼线,监视这里的一举一动。

方才创世者甫一入洞,君子联盟的眼线便迅速回报总部。如今六君子领军而出,在八口山周围设下层层埋伏,其心昭然。

 

 

百炼生脱身之后便匆忙赶往此地。

眼见此时创世者入山未出,他反倒松了一口气。其实只要创世者人在山内,饶是此时君子联盟大军环伺也无可奈何。若是创世者安然而出,这些乌合之众倒也伤他不得。

 

但他所担忧者,却是那被封住的八个洞口。

 

昔日那人为救崎路人一闯八口山,失败之后曾与他探讨破解之法。这封住洞口的方法虽被提及,但当时两人都未亲身尝试,尚未确定此法是否安全无虞。

况且,当时所忧虑者有二。

其一,若封住八个洞口,炎气上升后底部必定空气稀薄,以常人之躯必定血脉爆裂而亡。那人功体虽远胜常人,但也至多维持一刻钟的时间。若超过一刻未出,恐怕凶多吉少。然而倘若因此匆忙出山,肉身一时承受不了山体内外巨大压力差距,也会血脉贲张。所以唯有控制速度,缓慢降落缓慢上升,让身体逐渐适应压力变化才是可行之法。

如今一刻将近,那人仍未有动静。

 

其二,若封住洞口之时人在山内,则万万不可将洞口打开。否则空气由山底洞口灌入,必定形成一股超乎人力的宏大气流,将山内之人席卷而出,届时生死未知也。

 

那君子联盟若放在平时,自己倒也不以为意。可在这非常时刻,若是他们将被封的洞口打破……

 

 

正想着,却听得一人向六君子建言道:

“掌门,只要我们趁机将洞口打破,创世者必死无疑!到时候能一举铲除创世者和魔魁,我们君子联盟就是武林的救星,正道的龙头了!”

“好!那就将……”

 

百炼生闻言一惊,连忙大喝一声:

“住手!”

 

那喝声之中夹带浑厚内力,那六君子本欲向洞口发力,却被这一声震得胆颤心惊,生生止住了掌势。

 

众人茫然四顾,却忽见眼前一亮,一个银身影似从天边踏云而来,仙姿飘逸,俊逸非凡。待那身影停在洞口,众人定睛一看——却是个面带黥纹的乞丐!

 

“怎么又是你?”

认出是上次围攻创世者时出面拦阻之人,君子联盟一人骂道:

“臭乞丐!你这是第二次救创世者了!

 

 

百炼生眼角一挑,一股气劲自碧玉杖中疾射而出,生生落在了正欲动手的几人跟前,将其身前去路炸得凹陷三尺。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招震住,那几人呆若木鸡,不敢向前,又听得他厉声道:

“我知道你们想置创世者于死地,但这种下流手段岂是君子之所为?”

 

眼见堂堂君子联盟,竟被一个乞丐指责嘲讽,另一位掌门翻脸怒道:

“哼!你懂什么,我们这是为民除害!”

 

“为民除害?”百炼生回头斜眼一看,轻笑道:

“你们若真想为民除害,我教你们一个更好的方法——就是你们六君子集体自裁,一次就能除掉六名祸害!”

 

“你……!找死!”

被逼怒极,六君子联手发力攻向百炼生,手下埋伏兵马也转向将他团团围住。

 

出言相激目的即成,百炼生内心暗笑,身形游转之中轻松闪过次次攻击,六君子即便合力也拿他无可奈何。

此时一刻已到,他内心暗忖那人应是快要出山,己身躲闪之间极尽拖延之法,心下却是焦急如焚。

 

而六君子见眼前久取不下,己方虽人多势众却拿不住一个小小乞丐,几人眼神交流之下,竟是各发一掌分别攻向六个被封的洞口!

 

事发突然,百炼生一时惊愕,措不及防——

电光石火间,他即刻连发两道掌力分别挡向两个方向;身形又迅速移转,以肉身抵挡正中一道最强的攻击。

 

掌气临身的刹那,他只听得身后一声轰隆巨响,震彻心扉。

 

蓦地回头,只见三个洞口被剩余三道掌力击破,洞前碎石满地。

 

 

 

强烈的气流至洞口湍急涌入,在山内形成一股浩大的冲力,自底部席卷而上。

而创世者此刻已接近山顶,即将功成。

此时忽闻山底惊变,尚来不及反应,身体便被一股人力所不及的强猛气劲击中,瞬间意识全无,如断线纸鸢一般,飞向不知名的所在。

 

 

这就是自然之力,人力所无法抗衡——即便是绝代高手,任你方才如何身强体壮气势不凡,此刻也都如蝼蚁一般,在这股力量手中被任意揉捏,无任何反抗之力。

即便是百世经纶,即便是创世者,即便是清香白莲……

 

 

目睹那人身影在那股气流之中消失,自己却无能为力。

顾不得嘴角淌下的滴滴猩红,他跪在洞前,木然地望向山顶,心中宛如被挖空一般。

 

风声呼啸而过,发出阵阵悲鸣……

 

八口山,那人劫数所在。

不论经历几次,如何往转轮回,终究还是——

在劫难逃……

 

 

“哈哈!这就是邪不胜正!我们要回去开庆功宴!哈……”

 

一人正要示意手下,将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乞丐一同绑回去,却听得耳边一声幽幽低叹——

 

“唉……”

 

明明那乞丐距离六人也有十步之遥,可这声低叹却若有人在耳畔低语,切切哀恸沁入肺腑,心头闷闷如大石重压,甚至有丝丝绞痛的错觉。

想起之前此人出现时那声大喝之威,几人连忙收敛心神,暗自调息后惊觉内息受制,不禁冷汗直流。

 

“唉,你们以为我叹的是创世者?”

百炼生自地上缓缓站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慢慢转过身,悠悠说道。

“我是先替你们叹一声,各位将无幸见到明日的阳光了。”

 

“你……你想对我们如何?”

 

“在下小小乞丐,自然不敢对各位君子如何。可是创世者若死,魔魁复生无望,各位就等着迎接非凡公子与玄都大军吧。”

 

终于意识到自己惹上了怎样可怕的对手,六君子方才大梦初醒,吓得个个面如土色。

无视众人惊恐的目光,百炼生只是旁若无人地自他们身边走过,一路向北行去。

 

无人敢阻。

 

*

 

飘落的雪花在脸上泛起丝丝凉意,他踏过层层积雪,在一处高崖上停住脚步,活动了一下有些冻僵的手指,向下远眺。

这里是不邪天,北方一处终年积雪,极度严寒之地。

在八口山气流暴冲之时,他看到那人身影被气流卷出,落向北方坎水之位。

 

坎为水,五行属水居北,行险用险,两坎相重,险上加险。而“坎”又有欠土之意,土缺必成洼穴,洼穴易得水,水险而隐,令人忧虑。

 

百炼生自八口山向北而行,一路留心水险之处。

不邪天此处天凝地闭,终日大雪不断,正合习坎之象。此地又寒气极盛,他尚能自持不浅的根基与功体属性抵御严寒;而那人虽然根基浑厚,可至刚至阳的功体属性却与此地阴盛阳衰的环境相克,更何况此刻定是受创深重死生未卜,怎又经得起雪虐风饕……

 

极目四望,入眼皆是雪窖冰天,又哪有那人的身影?自己已耗费了太多的时间找寻,可是拖得越久,那人生存的希望就越渺茫……

 

忽然,本是一片银白的视野中,竟出现一抹诡异的红色。那抹红色自目尽之处蜿蜒向前,速度极慢,却仍是为刺骨的寒风中添上了一丝血腥味。

百炼生见状,心中又是惊喜又是担忧,即刻运功踏雪而去,顺着那抹红色循迹寻找。他心下分明,若是普通的血液,在这滴水成冰的环境之中必然凝固。而这血液竟能蜿蜒流动这大段距离,定是血液本身温度异常。而创世者自八口山内极端环境而出,身体所承受的温度非比寻常,或许……

 

不多时,他便已找到血流的源头——

那人高大的身形早已被积雪覆盖,与周围的素白景色融成一片,若不是周身不断渗出的红色,也无怪自己遍寻不著。

 

抚开那人面上积雪,却见那向来清俊的面容下,竟布满殷红的血痕,初见之下颇有几分狰狞。那是在高温下引得皮肤表层毛细血管破裂,淤血聚于表皮下难以消散,偏偏触之不得又拭之不去。

探上鼻息,指边传来那人炽热的呼吸,他放下心来,却又开始担忧这呼吸的温度似乎高得过头。

持脉探之,时而邪热鼓动,脉快而急躁,时而脉位浅显,脉气鼓动于外,竟是数脉与浮脉交替之象。方才极热此刻极寒,使得体外温低但脏腑热盛血脉奔张,是阳明经经脉之中有邪热郁结。而脉浮大无力,虚阳外浮,却又是内伤沉重之征。

 

逢此大劫,以阳明热症与一身内伤换得劫后余生,他也不知是该为这人欣喜还是忧心。但不论如何心情,此刻这病症却是耽搁不得。

百炼生小心翼翼将那人背起,转向自己在路上曾发现的一处山穴。

 

 

 

*

他从未做过如此平静的梦。

 

梦里,他与一僧人品茗对谈,探讨禅机佛理,获益良多。末了,那位僧者唤来一位黑发少年,对他笑道:

“这是吾徒悲心,老衲想在今日为他剃度,望你见证。”

那位少年闻言转头看他,墨色的双眸中满满的不羁与狂傲,让他有似曾相识的错觉。

 

这位少年究竟是……?

 

转念之间,身边的少年已消失无踪,却发现己身长跪佛前,那位僧人手持剃刀站在身旁,对自己叹道:

“求自在不自在,得自在自然自在;悟如来想如来,非如来如是如来。悲心吾徒,你如今可是悟了?”

 

悟了什么?

 

他站起身来,却发现僧人的面容在视野中模糊、消散,仿若方才的一切都从未出现过。

可是他却记得,那僧者自称“玄玄长老”……

 

“玄玄长老,那是何人?”

耳边的声音十分熟悉,他转头一望,只见一位眉间带漩的银发青年对自己问道,语带笑意。

那是……

他正欲开口,却听身后有人答道:“或许是故人托梦而来,亦或只是梦中之梦罢了。”

回身望去,答话之人是一名身着鹅黄袈裟,宝相庄严的僧人。

 

“哈,前辈,也许这是另一个涪翁之梦呢?”

 

涪翁之梦?

 

不知何时,那位鹅黄袈裟的僧人已消失无踪,银发青年却靠近在他身前。那张脸距他极近,近到他能清晰感受到那人满是莲香的气息。

那人望着他,似是欲言又止,却终是开口叹道:

“似僧有发,似俗脱尘,做梦中梦,悟身外身……”

 

来不及仔细体悟,转眼之间,眼前的一切又要消散。他不假思索地向前揽臂一抱,想要留住眼前的人影……

 

可是…………

 

…………

 

突然臂上一阵刺痛。

 

他猛然睁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山洞中,怀里真真实实地抱着一个人。

而臂上却被扎上了一根银针。

 

“我猜你也该是醒了。”怀中的人抬起头来,对他笑道。

 

见所抱之人竟是百炼生,他不禁稍稍加重力道,不松手反而抱得更紧。那人感知他的意图,却揶揄道:

“哈,方才为你施针引出体内淤血,如今正要拔针却被这般阻拦,你莫非是想带着一身银针行走江湖?如果臂上那针还未能让你完全清醒……”

 

创世者微微一愣,随即松开手臂,让那人起身为自己拔针,眼神却是定定地盯着他。

 

百炼生收好银针,又取出一方素帕,沾水为他擦拭身上血汗痕迹。见他今日难得这般安静,但又似神色有异,眉眼一转,问道:

“你的伤势已大体无碍,可是你这般神色……莫非是伤到了脑内?

 

这话是什么意思?

创世者伸手握住那双在自己身上擦拭的手:“我的头脑很清醒。”

 

那人却别有意味地笑了笑,一手探上他的额头,一手顺势用素帕为他拭去脸上热汗。

“可是方才梦见了什么?”

 

眼前人与自己距离如此之近,他甚至可以清晰捕捉到这人神色之间稍纵即逝的细微情绪。

而吐息之间,莲香更甚。

 

“今日之助,吾创世者来日必定偿还。”话罢,他顿了一下,又说道:

“……方才,他和你很像。”

 

“哦?他又是谁?……你的梦中情人?”

 

创世者愣了一下,正要开口,却见那人眉目流转,浅浅一笑,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似僧有发,似俗脱尘,做梦中梦,悟身外身……”

 

他一惊,伸手翻身,将那人搂在怀中:“你怎知……?”

 

“呵,这莫不是你方才梦中呓语?”

 

之前那一幕幕真是在梦中,而如今又真是清醒了么?为何觉得眼前所见一切也都如此虚幻,只有怀中之人才让他感受到几分真实。

可是……

 

思虑之间,睡意涌上。一只微温的手抚过他的双眼,随即意识一片空无……

 

 

当知身心皆为幻垢,幻相永灭,十分清净……

 

 

(这章终于写完了泪流满面。。每五百字卡一天,这么多天也就两千多字。。。。。我这效率啊。。OTZZZZ

这里小百给创世者诊脉那段的脉象和病症都是我东拼西凑的,不太严谨……真有学医的道友看见了还请手下留情。。汗。

最后一段的几个梦境,主要在于“似僧有发,似俗脱尘,做梦中梦,悟身外身”这句背后的故事,有兴趣的道友百度一下就好……

玄玄道长在《霹雳风暴》12集里有出现过,是创始者在识三世的幻境里所见到。创世者在小时候被他救了,并且一直在他的寺庙里生活。有一日玄玄道长提出要为他剃度、收他为徒,少年的创世者不愿意,争执之下将长老杀死……这段情节很短,并且只是在幻境里才出现过,实际上是不是创世者年轻时候的遭遇还有待考证。不过这篇同人嘛。。。作者就暂且拿来当梗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