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yxt

存文地,cos与日常相关请戳微博。
看文前请先看说明页面。

交流群 259518098

【书素/创始者X百炼生】布道9 下

9  问罪 (下)

非凡公子见到集结而来的人马后,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做出了战斗的准备。可是对方剑拔弩张却不冲动,只是派出至圣联盟的掌教与他谈判。

“非凡公子,今日我们前来不是要与你相杀,只是要创世者做出一个保证。”

 

非凡眼神一暗,望向身边的创世者。

创世者依然不惧不避,问道:“你们要何保证?”

 

掌教内心暗笑,这创世狂人果然如君子联盟汇报的一般自负。若单用武力制裁他,这天下间恐怕无人可以做到。如今唯一的方法,便是设计他自己制裁自己:

“魔魁乃是万恶不赦之徒,你却要救他,但你若无法将他感化,是要如何向天下交待?”

 

创世者却想也未想,开口便道:“若我不能将他劝服,就在万教面前自盖天灵!”

 

一语既出,举座皆惊。

 

掌教与身后人交换一个眼色,回身笑道:“既然如此,那么……”

可是话还未说完,便听到一声喝止:

 

“——不行!”

 

只见一人由人群中健步走出,炯炯的目光盯着创世者,仿若在他眼中整个世界皆是虚幻,唯有那一人才是眼中唯一的真实。

 

“不行!我不准!”

 

就算明知是死局,明知天命不可违,自己也要一试扭转乾坤!

况且,死局之中未必没有生门。

只要自己没有赌错,只要另外一人不让自己失望……

 

 

创世者看到那人投向自己的目光,内心有些许柔软的触动,那是自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在生死之前,对一个人有所牵挂。

“我不会输的,你放心。”

他说。

 

“不会输?可是我就是要问你,你若失败该当如何?”

百炼生看着他,眼神逐渐变得冰冷:

“如果失败就要一死了之,这算什么?世上竟有如此轻松的事,哈哈……”

 

百炼生冷冷地笑了几声,继而眉眼一挑,对他说道:

“你以为我们会这么便宜你?”

 

“……那你想如何?”

 

百炼生却眉眼一弯,笑的温软怡人,仿佛方才的冰冷全都是假象。

他微勾嘴角,带着点意味不明的笑意,说道:

“世上最残忍的死法是凌迟,如果你在十日之内无法感化魔魁,就要接受一天一刀的凌迟之刑,作为惩罚你救活一名恶人的赎罪,如何?”

 

那人表情几番变化,最终却又把一切情绪给遮掩住,压抑在那微笑的虚假表象之下,不留一点缝隙……

 

创世者对这个表情看了许久,想极力看清那含笑双眸深处的一点真实,却是无果。

最终,睽违许久的一丝不忍浮上心头:

“好,既然是你的愿望,我便依你。如果十日之内我无法成功,甘愿接受此刑,直到断气为止。”

 

百炼生说的句句在理,丝毫没有偏颇的意思,在场众人也不好反驳。

此时,却听到一人喊道:“我们不答应!”

 

眼看好事将成,却又被这个乞丐破坏,至圣联盟的一名书生在一旁大声嚷道:

“创世者的武功高强,万一到时反悔,谁能制服他?”

 

百炼生回身一瞪,那名书生却丝毫不畏惧他的目光,继续说道:

“反正他说服魔魁只用嘴,我们就将他的武功禁制住,将他的四肢捆绑起来,这样才是万全之策。”

 

“好!我答应!”创世者仍是毫不加思索就答应下来。

 

那个书生在至圣联盟的掌教身后,坐着轮椅似有残疾。百炼生看着那人,总觉得有些眼熟。

至圣联盟——君子联盟!

莫非这个书生便是君子联盟的漏网之鱼?之前君子联盟数次针对创世者的行动中,自己似乎都有见到过他。如今他身带君子联盟的秘密投靠至圣联盟,想必今日之变与他脱不了干系。

 

心念一转,百炼生笑道:

“这位君子真是心思慎密,相信万教人士都会到场为创世者做见证。不知创世者说服魔魁的地点选在哪里?”

 

“就在神迹岩之上。”

 

百炼生一点头,对在场众人说道:

“各位都听到了,创世者已经答应条件,待明日魔魁痊愈,便在神迹岩之上开始说法。现在事情解决,各位可以离开了。”

 

事情既然有了定论,各方集结的人马便各自离去,非凡公子与创世者也进入了魔魁之墓。

 

随著人群的消逝,现场只剩下八趾麒麟与百炼生两人。

“我说师父啊,众人都已经离开了,你还留下来做什么?”

 

八趾麒麟心想,我好歹是你师父,刚才还说要和我多联络感情,这会就巴不得我走了,我这做师父的真是悲哀。

但是想归想,他还是尽量露出慈爱的表情,说道:“我也不想留在这里吹冷风,但是我担心我的傻徒弟呀。”

 

“哦?”百炼生笑得甚是狡黠。

 

“方才你提出的那个条件,看似残忍,但真正的用意却是替创世者争取时间,为何呢?你要明白,魔魁是不可能被感化的,这样做只有让创世者在死之前白白受更多的苦而已!

 

百炼生却摇了摇头,笑道:

“套一句一页书的口头禅——‘世事如棋,乾坤莫测’。世事的变化,往往会出乎人的意料。况且我也是在赌……赌我对魔魁的了解。”

 

“你对魔魁的了解?”

 

“是的。”

百炼生眼神一暗,一抹难以言喻的表情在他脸上转瞬即逝:

“我不能保证魔魁会被创世者说服,但我所知的魔魁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他必定会有所让步。所以,这个死局并非无解。“

 

魔魁重感情?

八趾麒麟愣了一下,突然又想起那日非凡公子曾说起过,关于素还真脸上黥纹的事情。在海鲸岛上为奴的那段时日,也许……这个徒弟所经历过的伤害,要比自己所知道的更多得多。

 

“罢了。”八趾麒麟也不再追问魔魁之事,说道:“你既然这样说,那就顺其自然吧。

但回头想了一想,近日百炼生一再为创世者奔波,方才又为他出面劝说,八趾麒麟叹了一声,说道:

“哎,想不到自己的徒弟居然为别人这么费心。若有朝一日我这个师父落难,也不知道有哪个徒弟会回来帮我。“

 

“哈,师父只要大喊一声‘徒儿救命!’,我这当徒弟的自然在所不辞了。“

 

“哎,你可真是我的好徒弟……”八趾麒麟无奈地摇了摇头。

 “也罢,我说不过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百炼生躬身一礼,离开了荆西道。

他还有另外一个目标。

 

 

 

至圣联盟离开的速度并不算快,追上方才那个书生也未花太多力气。

 

书生名叫奚东城,自君子联盟灭亡之后投奔至圣联盟,方才又在众人面前语出惊人,此时正洋洋自得,回头一看竟见到百炼生跟来,大吃一惊:

“是你!”

 

“是我。”百炼生站在他身后笑道:

“方才见君子一鸣惊人,在下正想向您讨教两招,不知君子是否愿意赐教呢?”

 

“我不知你的意思。”

 

百炼生指着身后的荆西道,冷冷笑道:

“今日万教的人马会在魔魁之墓附近集结,莫不就是你的安排?创世者与你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何你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

 

奚东城见自己的设计被揭穿,也不惊慌,依旧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

“我自然是为了武林的和平设想!”

 

“你的诡计我一目了然,你很聪明,可惜却用在了邪途,你还是……”

 

百炼生还未说完,便被他打断:

“哼!你怎么不去指责素还真?他才是真正的欺世盗名,像他和创世者才是真正的大奸大恶!”

 

百炼生也不想为自己辩解,只是叹息道:

“创世者看似大恶,其实他却有淑世的理念,当他成功之时便是大善。”

 

奚东城却大笑起来:

“哈哈……我早就猜到你是素还真,你不用再替自己掩饰了。你以前偷取圣果,就是为了替魔魁逃过一劫,後来在海鲸岛一战,撼宇神剑怎会落入魔魁手中,谁敢说不是你送给魔魁?後来你又处心积虑会晤非凡公子,凡此种种,铁证如山,你还敢说你不是魔魁的同路人?你自己和魔魁做了哪些肮脏的勾当,不要以为没人知晓!”

 

见到百炼生脸色不善,奚东城倒是说得越发兴奋:

“对了,还有创世者,你们在众人面前眉来眼去私下里还不知做了哪些龌龊事。现在你居然还敢自诩正义地为他辩解,我看真正不要颜面的小人便是如你素还真这般!”

 

百炼生内心正是苦笑,而实际上他嘴角的笑意却未曾改变过。他一手抚上面上黥纹,遮去半边视线,叹道:

“你只看到些表面,捕风捉影,搬弄是非,就算是了解大局了吗?我只希望你悬崖勒马……”

 

“够了!你素还真平素爱用心计,其实一事无成!我号召所有人正面与创世者为敌,才不会因为你几句威胁就停止行动,不杀死创世狂人,我死也不瞑目!哈哈哈……”

说到最后,奚东城宛若失控般大笑起来。

 

 

“唉,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罢了。”

百炼生无奈一声叹息,在那疯狂的笑声之中悻悻而去。

 


 

 

 


评论

热度(6)